三鹿奶粉董事长"三聚氰胺"十周年:原三鹿董事长田文华最早或20

综合新闻 2020-09-1750未知admin

  ]因田文华家属此前提出“”的准备,有传言田文华已经出狱,时间财经从女子获知,田文华仍在服刑,具体细节不对外公布。

  十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祸及30万家庭,改写了中国乳业的命运,共21人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三鹿集团股份有限责任(以下简称三鹿集团)处于这场漩涡的中心,三鹿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田文华毫无疑问是“中心”的掌舵人。

  这十年期间,田文华仍然备受关注,主要是因为,本来被判为的她,经过三次减刑,已将刑期减至15年3个月,有望在85岁那年获得。

  “还可以再减”,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对时间财经讲道,根据《最高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第八条,罪犯实际执行的刑期不能少于十三年,起始时间应当自判决确定之日(二审判决时间2009年3月15日)起计算。

  也就是说,田文华有可能再减刑两年三个月,最早在2022年3月15日出狱。

  值得一提的是,因田文华家属此前提出“”的准备,有传言田文华已经出狱,时间财经从女子获知,田文华仍在服刑,具体细节不对外公布。

  2008年的最后一天,的三十万中国婴儿和他们的父母,终于等到了田文华的。那是三聚氰胺事件第一次开庭,控辩双方在中级激辩14个小时,律师们嗓音嘶哑,晚10时许,田文华终于“缴械”。在最后陈述时,田文华落泪,并表示,“愿意接受法律任何制裁”。

  2009年1月22日,一审宣判,田文华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终身,并处罚金币2468万余元。田文华律师刘新维曾告诉中新社记者,宣判后第二日会见田文华时,她表示不服一审判决,当即决定提出上诉。

  2009年3月15日,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律裁定的结果,田文华不得不认,这个一贯“大干、快上”的女人便开始在服刑期间努力。

  2011年,田文华第一次获得减刑,刑罚由减为十九年,终生改为六年。在省高级合议庭审理记录显示,田文华记功三次,2010年度被评为狱级积极,有表现。

  仅两年时间,田文华实现了从的到2029年2月3日刑期止的希望。又三年,田文华再获一年九个月的减刑。2014年5月,审理,田文华陆续获得多次记功等励,且无违规行为,裁定对其减去1年9个月。

  又两年再获一年半减刑。2016年7月,执行机关省女子再次提出对田文华的减刑书,鉴于其表现突出,受到考核记功励2次,考核表扬励5次,2014、2015年度被评为狱积极,田文华减刑一年半。冀中南地区检察院审理后同意。

  经过三次减刑,田文华有望在2027年8月3日出狱。这还不是田文华的终极追求。

  根据《最高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第五条:

  罪犯在刑罚执行期间,符合减刑条件的,减刑幅度为:确有表现,或者有立功表现的,一次减刑一般不超过一年;确有表现并有立功表现,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现的,一次减刑一般不超过二年。

  回顾田文华前两次减刑可发现,减刑期均未超过两年,减刑理由均包括有表现和立功。根据服刑期最少不得于十三年的,还剩下15年3个月刑期的田文华,还可通过最少两次减刑,最终减少到13年服刑期,有望最早在2022年3月15日出狱。那时,田文华刚好80岁。

  备受关注的还有田文华能否。有人,田文华70岁后便可申请,家属也正在积极准备。但此前天津《每日新报》报道称,省管理局主管宣传的庞姓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让田文华的计划,这只是田文华亲属的主观意愿。

  张越表示,不存在70岁就可。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只有田文华存在有严重疾病需要的、生活不能自理,适用暂予监外执行不致危害的,才可以或暂予监外执行。

  三鹿奶粉事件”后,与田文华一起站在审判台的还有另外三名高层,如今两人已经出狱,一人仍在服刑。

  副总经理良、副总经理杭志奇、三鹿奶粉董事长原奶事业部总经理吴聚生与田文华一同接受审判,此三人分别被判15年、8年、5年。后两者因刑满和减刑已经出狱。被判最重的良是原三鹿集团主抓技术和质量的副总经理,曾在期间跳楼,未遂而致双腿伤残,有一段时间。时间财经检索息并未发现有关良的减刑信息。

  有报道,杭志奇在期间,碰见以前的老员工,擦肩而过,却一句话也没说。良也曾在被以前的同事遇到,被描述为比原来胖了好多,三鹿奶粉董事长拄着拐。同事都不敢跟他说话,怕哪句话到他。

  三聚氰胺“元凶”,叫张玉军,也被称为“毒老大”。他是曲周县的农民,2007年前一直在当地从事养殖业。在养牛过程中,他经过多次试验,“发明”了将三聚氰胺和麦芽糊精按一定比例配制“蛋白粉”的方法,能够提高牛奶中的蛋白质含量,而且不易挥发,不易被检查出来。

  彼时,安徽阜阳毒奶粉事件刚过去3年,婴儿奶粉中蛋白质营养素含量严重低下导致恶性“大头娃娃”事件,为规避婴幼儿奶粉中蛋白含量低,各奶企均要检测奶源的蛋白质含量。随着市场需求扩大,原奶供不应求,张玉军的“蛋白粉”便成为兑水牛奶的最好添加剂。

  警方初步查明,从2007年9月到今年8月,张玉军总共生产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770余,以每8000元至120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销售金额高达683万余元,非法获利50多万元。

  张玉军下面是一整个销售网络。张玉军将其研发的“蛋白粉”销售给章及黄瑞康、张树河、刘继安、周全彬等人,累计销售600余。在此期间,张玉军生产、销售,章销售的“蛋白粉”又经赵怀玉、黄瑞康等人分销到、、邢台、三鹿奶粉董事长等地的奶厅(站)。

  高俊杰本是章下游的倒卖商,他以每余元的价格从章处购买了6含三聚氰胺的“蛋白粉”,再加价销售。觉得不划算后,和行唐县化工试剂店店主薛建忠合作,进行自行配制生产。2007年12月至2008年8月,高俊杰、薛建忠、军、肖玉雇用工人生产该“蛋白粉”200余。经过分销最终市场。

  高俊杰被、缓期两年;薛建忠被判处;军被判处15年,3年;肖玉被判处5年。

  耿金平是正定县奶源的收购销售商。为牟取非法利益,耿金平其弟耿金珠(送奶司机)自2007年10月开始多次购买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共计560公斤。将其中约434公斤添加到其收购的原奶中,销售到三鹿集团股份有限等处,销售金额280余万元。

  耿金平被,终身;耿金珠被判处8年,并处罚金50万元。

  相关的奶贩子宇文对、赵胜茂、卞更顺、张合社、张太珍,奶牛养殖区老板董少英及其妻子董英霞、杨京敏,奶厅站老板谷国平,均以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被判2年至15年不等。

  其中董少英、董英霞往购买含三聚氰胺的混合物共100公斤,已将其中35公斤倒入约40原奶中,销售金额约7.6万余元;张合社、张太珍购买了60公斤该混合物,使用了35公斤添加到约70原奶中,销售金额约17.5万元;宇文对购买20公斤该混合物,已将其中9公斤混添加到约8牛奶中,销售金额约1.6万元;赵胜茂购买80公斤该混合物,卞更顺共计倒入6公斤到36左右原牛奶中,销售金额共计6万余元。

  在南方都市报的后续报道中,可知奶站老板谷国平多次将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添加进120原牛奶中,获刑4年,并处罚金24万元。

  谷国平减刑半年出狱。出狱一年后,和妻子经营一个油条摊档。报道中提到,谷国平被抓坐牢,被认为是“点背”,村会计孙会章提道,添加三聚氰胺的不是谷一个人,但当时“谁算谁”。

  张玉军的庭审也透露,张玉军生产的七百多含三聚氰胺的混合物只有15%进入周边并流入三鹿,其余的销售到了等地。而在那些地方,三鹿都不收奶,而是流向了其它奶业巨头。(时间财经 陈世爱)

原文标题:三鹿奶粉董事长"三聚氰胺"十周年:原三鹿董事长田文华最早或20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zonghexinwen/2020/0917/8271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