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王兀:发型可以帮自己“入境”

综合新闻 2020-01-24171未知admin

  2月26日的第三季《中国好曲》惊现了一名“纯天然有机音乐怪人”。因为姜子牙般的怪异造型和异于的言谈,29岁来自辽宁海城的王兀迅速成为了节目中的热门话题人物。

  事实上,很少人知道王兀私底下是个极其感性、非常热爱自然的人,对音乐抱有真诚的心。在采访中,王兀谈到卖唱经历几次哽咽,发誓“不靠音乐挣钱”,后他的“怪异”引得网络非议,他首次对自己的长发和“森林系”、“野人”标签做出回应。

  造型活像翻版姜子牙的“怪人”王兀不走寻常,带来了一首的《啦啦曲》,边唱还边用筷子敲打伴奏,被陶喆一举收入囊中。第一次上节目的他与导师对话时局促不安,不断用筷子戳自己的身体,范晓萱双手,跟着王兀一起紧张,时不时对海泉说:“他真的好可爱”。

  节目里胡海泉尤其对这个造型疑惑不解,据王兀说,他2014年就是这个造型,随着头发越来越长,2014年跨年之后就没剪过头发。王兀觉得自己留这发型一点是为了省劲儿,再一点就是把头发放下来能帮自己“入境”。这个“境”是指“音乐之境”,他认为:“不管在什么地方,想要创作的时候,就把头发弄下来挡在前面,我就能进入自己的空间了。”

  拥有狂野造型的王兀自称“野人”,范晓萱也形容他是“森林系精灵”,生活中也有许多人对他的“怪异”外形指指点点,王兀反倒对他们的非议乐在其中:“感觉挺自然的,跟大自然融为一体。”

  为什么参加《中国好曲》?王兀脱口而出:“因为我参加海选,没给我刷下去。”诸如此类,王兀说话很直,把导师说得目瞪口呆,他在节目里走的是野子,就跟他用筷子打节拍的《啦啦曲》一样旋律天马行空,但又在情理之中。

  关于王兀用筷子做音乐背后的故事,还是一段有趣的经历。他在采访中透露:“偶然一次在里买了一束筷子敲着玩,感觉很好玩。可以帮我打节奏,而且它还很方便,声音音色也比较脆一些,干净利索。”从此他的天性解放了,他的音乐大门就此打开,“每天随时都要录,每天都在录,我喜欢记录灵感。”

  王兀是这样热爱音乐,没有昂贵的乐器设备也可以特别快乐,平时只要一拿起手机、一拿起筷子,旋律来了,就会特别入“境”,“我就会忘记一切难受的事、痛苦的事,都会忘记。”王兀这样说道。至今,他的手机里有了1460多条片段, 这些都成为了他热爱生活与音乐的证明。

  王兀现在在搞音乐。他并不是实打实的“学院派”,他原本学习的是工业设计,之后又学景观设计。他在大学毕业后读研还考了博,考博都过了专业课了,还是放弃设计毅然学了声乐,他对“放弃”表现得那样干脆:“喜欢音乐,我觉得喜欢就去追是对的。”

  王兀的妈妈是名幼师,他从小受着妈妈的影响,在她弹琴、拉手风琴的时候,就跟着琴声唱。那时候毕业写同学录,在“梦想”那一栏,王兀总是固执地写上“我就做独创性的事”,而音乐能给他提供这个空间。

  王兀的家人对他是“狠心”的,王爸爸对他唱并不鼓励,就连儿子参加这次《中国好曲》,他都一追着王兀,只为王兀把一头杂乱的长发剪了,结果王兀没剪,王爸爸只能一走了之。除了,家里人也对他这形象很不满,王兀说:“他们就怕我这样,我舅都说不好意思说那是我外甥。”

  王兀说这些的时候都是笑着的,把别人对他的不理解说得那样轻描淡写。幸好范晓萱懂得欣赏他的“美”:“你是一个很妙的人,而且我特别喜欢你的笑容。”所以在最后下台拥抱导师时,他满眼噙泪,他第一次将自己炽热的心公之于众,他感激所有理解他的人。

  王兀的心是热的,生活态度是洒脱也是极致的。这使胡海泉既好奇又怀疑,他现在的生活状况是什么?王兀起初只是淡淡地说:“我比较苦,人家是月光,我是天光。”除非生活实在拮据,手头没钱的时候,他才会去酒吧驻唱,或者干脆在地下走道里唱两嗓子。

  但王兀又不像一些手,“我唱得够个米钱,够个鸡蛋钱就撤。”他说到这里有点哽咽,但没有落泪,因为他并不是个会“卖惨”的人。在,够米钱和鸡蛋钱的也就20块钱,唱够了20块钱的活,王兀就会立刻头也不回地撤了。“给人家添麻烦不好”,他习惯忽略自己,“我不多留,不靠这个挣钱。”

原文标题:“野人”王兀:发型可以帮自己“入境”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zonghexinwen/2020/0124/1018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