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领导人回归:凝聚三代的大智慧

综合新闻 2020-01-21159未知admin

  早在新中国诞生前,就开始考虑问题。1946年12月9日,在与哈默、罗德里克、陈依范等三名记者谈话时,就谈到了问题。

  回答:我们现在不提出立即归还的要求,中国那么大,许多地方都没有管理好,先急于要这块小地方干吗?将来可按协商办决。

  1949年2月1日至3日,三大战役已经结束,军队即将打过长江。在胜利的前夜,与斯大林派来的代表米高扬会谈,他系统地介绍了的立场和主张。说,中国还有一半的领土尚未解放。上的事情比较好办,把军队开去就行了,海岛上的事情就比较复杂,需要采取另一种较灵活的方式去解决,或者采用和平过渡的方式,这就要花较多的时间了。在这种情况下,急于解决、澳门的问题也就没有多大意义了。相反,恐怕利用这两地的原来地位,特别是,对我们发展海外关系、进出口贸易更为有利些。总之,要看形势发展再作最后决定。

  建国前夕,港督葛量洪收到了中国通过秘密途径传来的的“三项条件”,提出,只要港英很好地遵守三项条件,就可以维持现状。这“三项条件”的基本内容如下:(一)不能用作反对中的军事;(二)不许进行旨在中威信的活动;(三)中在港人员必须得到。

  这要求很合理,港英欣然接受,并和方面约定,将此秘而不宣,就算是在特殊情况下中英之间的约定吧!

  1956年6月11日,广东省委林李明向汇报了当时的一些情况。认真听取了汇报,并对的局势问题、工作问题、争取港澳华侨投资问题等作了重要。当汇报到英国对我们的政策还有疑虑时,说道:“还有疑虑?我们的和平外交政策不是很明显吗?”“暂时还是不收回来好,我们不急,目前对我们还有用处……”

  1957年4月28日,在上海延安西200的小礼堂座谈会,受邀请的除了上海市委有关领导外,主要是工商界的朋友们,如盛丕华、胡子婴、盛康年、吴志超、唐志尧、简日林等。

  宣布:座谈会就从问题谈起。他说:“我很想了解海外的一些情况,你们各位都是工商界的朋友,与海外有广泛的联系,能不能够帮助我们做一些工作呢?”强调了以下几点:

  (1)“的总有一天我们是要收回的”――这表明了新中国在国家的问题上的严正立场。

  (2)“我们不能把看成内地。对的政策同对内地是不一样的,如果照抄,结果一定搞不好。因为现在还在英国下,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市场,不能化。要完全按资本主义制度办事,才能存在和发展,这对我们是有利的。”

  (3)“是港,原料来得容易,联系的范围很广,购置设备可以分期付款,成本低,有市场,技术人才容易训练出来。所以,发展生产具备很多有利条件。我们在的企业,应该适应那里的,才能使为我所用。我们不是要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吗?应该化为经济上对我们有用的港口。”

  1963年8月9日,与索马里总理孙卜迪拉希德·阿里·舍马克会谈。他们的谈话又一次涉及到问题。

  舍:因为阿尔及利亚表明他们要,呼吁帮助。如果阿尔及利亚不表明要,那怎么办呢?

  毛:那没有办法,毫无办法,只有等待,起来斗争。中国等了一百多年,才解放,也许要等几十年。全世界统统解放还要等更长时间。对,我们也不准备用武力去解放,原因之一是在有美队,我们军队进攻,就要同美国打仗。至于,英国没有多少军事力量,我们要占领是可以的。但过去有条约关系,小部分是割让的,大部分是租的,租期是九十九年,还有三十四年才满期。这是特殊情况,我们暂时不准备动它。这一点也许你们不了解。舍:如果人自己要解放,把英国赶走,能帮助吗?

  毛:人就是我们中国人。是通商要道。如果我们现在就控制它,对世界贸易、对我们同世界贸易关系都不利。我们不动它并不是永远不动它,英国现在,将来会不的。1974年5月25日,81岁的在他的书里了英国前首相、保守党爱德华·希思,当时在场的还有、香港领导人等。交谈中,双方又谈到了问题。

  转过头,问坐在身旁的:“是割给他们的,九龙是租借的,还有多少时间?”

  可见,、等人从20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已形成了解决、澳门甚至的基本思和方针政策。

  1977年,历经坎坷而第三次复出的,在千头万绪的工作中,开始关注延宕已久的问题。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召开,香港领导人会议作出了一项重要的战略决策――提出了“实现祖国”的奋斗目标。

  这时,英国也开始不断试探中国关于解决问题的立场和态度。1979年,总督麦理浩爵士专程来到。

  3月29日上午10时,香港领导人在大会堂苏州厅会见了客人。麦理浩向提出了关于“续约”的要求,明确告诉他:“中国届时一定要收回”。麦理浩表示这样做,人会担心。表明了中国对问题的强硬态度,强调指出:

  “我们把作为一个特殊地区、特殊问题来处理。到了1997年,无论问题如何解决,它的特殊地位都可以得到。说清楚一点,就是在和纪初相当长的时期内,还可以搞它的资本主义,我们搞我们的,因此,请投资者放心。”

  1981年节前夕,全国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宣布了和平的“九条方针”。此后,中国加快了制定对港政策的步伐,成立了有分社参加的专门小组,进行调查研究,起草1997年后对的基本方针政策(即后来的“十二条”)。也曾先后几次派人前往实地考察,并多次约请人士访问,听取人士的意见。第二年1月11日,在一位海外朋友时再次强调指出:“九条方针是以委员长名义提出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两制是可以允许的,他们不要的制度,我们也不要他那个制度。不只是,还有问题,大体也是这几条。”实践证明:的“”理论是一个新的构想和重大突破,它是主义的一大发展。

  1982年9月22日下午1时20分,一架英国皇家空军专机在机场徐徐降落。舱门打开,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从舷梯上走了下来,由此,中英两国开始就解决问题进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接触。

  撒切尔夫人是继丘吉尔之后英国的铁腕人物,人称“铁娘子”,在处理国际事务中以强硬著称。早在此次访华前,她就事先声明:“有关的三个条约仍然有效。”其历史上关于问题三个国际条约的性。

  ·老红军谢滋群:为进延安“打前站”(2)[2007年06月27日]

原文标题:香港领导人回归:凝聚三代的大智慧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zonghexinwen/2020/0121/873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