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双雄绝杀、冷面对决,《从中我》成为近期最火爆的韩国电

娱乐新闻 2020-09-15154未知admin

  文/ 阿诺

  2013年,《新世界》横空出世,成为韩国犯罪类型片的扛鼎之作。

  豆瓣上,有25万观众为它打出了8.8的高分,位列豆瓣电影Top250的第180位。

  

  通过这部电影,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港产犯罪片的熟悉元素:酣畅淋漓的打戏、扣弦的兄弟情,以及老戏骨齐聚一堂的高水准发挥……

  导演朴勋政曾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在创作期间,受到了《无间道》的与影响。

  正因如此,所以这部电影,又被称为“韩版《无间道》”。

  

  电影里,李子成(李政宰 饰)是一名警方安插在黑里的中层干部。他与丁青(黄政民 饰)是一对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丁青虽然知道李子成是警方卧底,但却并没有对他下手,而是在临死前嘱咐他:“心要狠一点,那样才能活下去。”

  与《无间道》相比,《新世界》加入了很多本土化的个性发挥。

  它摒弃了“黑白卧底”的剧情设定,将对峙的张力,全都聚焦在李子成一个人身上,让角色变得更复杂、更有内劲儿。娱乐新闻

  此外,它还兼具韩国犯罪片的暗黑内核,对现实予以了辛辣大胆的影射与。

  而片中那句“瘦巴巴的老爷们儿,一起走啊”的台词,也成了对bronce(哥俩好)情谊的完美诠释。

  

  

  

  如今,时隔7年之久,片中那两个“瘦巴巴的老爷们儿”,又一起合作了一部新片。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不是兄弟,而是对手。

  不卖关子,这部电影正是最近火爆韩国的《从中我》。

  

  前不久,《釜山行2》在韩国上映,虽然IP强大,但口碑扑街,所以票最终没能火起来。反倒是《从中我》后来者居上,以之姿拔得头筹。娱乐新闻

  8月5日上映后,它疫情阴霾,成为了韩国院线复工后最卖座的电影,不但蝉联单日票冠军20多天,而且观影人次还逼近500万大关。

  

  豆瓣上,随着观影人数的不断上涨,它的评分从刚开始的8.1一跌到了7.4。虽然评分后期可能还会下滑,但作为一部商业来说,它还是对得起观众为它付出的期待的。

  要知道,上一次看这种韩式动作,还要追溯到去年上映的《传》呢!

  本片导演洪元灿,被视作是韩国最有潜力的新人导演之一。

  编剧出身的他,曾师从罗泓轸,参与了《追击者》(2008年)和《黄海》(2010)的剧本创作。

  早在2015年,他就凭导演作《办公室》,入围戛纳午夜展映单元、斩获金摄影机。

  

黄政民和洪元灿

  和《追击者》一样,《从中我》也是一部围绕“追击”展开的电影。

  电影里,洪元灿一共设定了两条“追击”主线。

  一条是男主仁南的寻女线,一条是雷的替兄复仇线。

  仁南女儿的泰国,和仁南、雷一起,共同构成了一个互相对抗、互相制约的“三角关系”,为影片带来了此起彼伏的矛盾冲突。

  影片所讲述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人物关系也相对简单,没有情节反转,也没有人物厚度,就连现实意义也都泛善可陈。

  片中所有亮点,几乎都集中在动作方面,看上去不但场景火爆,而且紧张,生猛情节一个接一个。

  

  男主仁南(黄政民 饰),曾经是韩国国情局安插在海外的特工,专门负责任务。

  项目后,组织解散,而作为散兵游勇的仁南,也就此成为亡命天涯的。

  

  影片一开始,就围绕仁南展开了一段桥段。这场,是仁南接到的最后一项任务,其目标人物是日本人宫川。干完这单任务,他便可退隐江湖,找个地方颐养。

  仁南凭着干净利落的身手,很快便完成了任务。然而,任务完成后,由此引发的恩怨,却并未就此了结。

  宫川有个名叫雷的弟弟,此人性格、嗜血如命,是个不眨眼的,江湖人称“屠夫”。

  

  为了替兄报仇,雷对仁南展开了的绝命追杀。

  与此同时,仁南还遇到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前女友在泰国遭人,他素昧谋面的小女儿被人,现在未卜。于是,为了救赎自己,仁南赶赴泰国,踏上了复仇寻女的之旅。

  此间,他需要一边雷对他发起绝命追杀,一边与女儿的泰国展开。

  

  该片的英文片名,名叫“Deliver Us From Evil”,是马太的主祷文,有救赎心灵之意。

  所以透过片名,我们不难发现,《从中我》真正想讲述的,其实是一个浪子回头、救赎的故事。

  仁南从中救下了女儿,而女儿也反哺仁南,让他有了活下去的渴望:“只有在和宥敏(女儿)在一起的时候,才想要好好地活下去。”

  与此同时,在追杀过程中,仁南还变相地了雷,让雷开始反思自己——他发现,所谓的“为兄报仇”,其实只是一个。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心安理得地大开杀戒。

  除两位男主之外,片中还有一个角色,同样非常惹人注目——尤美(朴正民 饰)。

  来到泰国之后,仁南了假变性人尤美来充当自己的翻译兼导游。

  尤美是一名来自韩国的假变性人,受生活所迫,她在泰国做起了人妖。工作之外,尤美同样也是一位父亲,但受外形所限,他一直没有勇气回到孩子身边。

  虽然朴正民外形与变性人相去甚远,但他却将尤美这个角色演绎地非常成功。

  不管是放电时的妩媚还是时的惊惶,都被他拿捏得恰到好处。

  而且,对“阳盛阴衰”的韩国电影来说,类似尤美这样的LGBT角色,在电影里向来都是比较少见的。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角色光是出现,便已意义深远。

  更何况,导演洪元灿还十分大胆地在尤美身上,投放了多种表达:“认同”、“异乡人情怀”、“性少数者”等等。

  

  和《新世界》一样,《从中我》也喜欢用白衣来表现角色本身的张扬。

  《新世界》里,丁青是更张扬的那一个,所以他一出场就身着白西服,给了所有人一个下马威。

  

  到了《从中我》,两位主角则互换,让雷成为更张扬的那一个。

  而无独有偶,雷一出场,穿的刚好也是白外套。

  这在某种程度上,让该片与《新世界》达成了一种致敬或互文。

  

  更有意思的是,与《新世界》相比,两位男主的视角也有了全方位的调转。

  如果说《新世界》的题眼,主要在李子成(李政宰)身上;那《从中我》的题眼,则主要在仁南(黄政民)身上。

  仁南从过渡到父亲,带出了丰富的人物层次,更具有人物弧光。

  

  与仁南相比,雷就显得单薄了许多。

  这个角色的功能性,要远远地大于他的塑造性。他没有角色弧光,没有性格转折,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是地为推进剧情而存在。

  

  坦白说,作为犯罪片来看,《从中我》做的并不出色。很多情节,都早已屡见不鲜。

  光是贩卖人体器官的黑设定,早前就曾在《杀破狼·贪狼》、《中国城》等多部电影里出现。

  幕与幕之间不但没有出现太多让人印象深刻的文戏,而且略显文艺的镜头叙事,还减缓了整部影片的节奏感。

  不过,从商业片的角度来看,这部电影却依然称得上成功。

  片中出现的动作打戏,很多都让人眼前一亮。

  比如,那场猛然出现的电梯戏,就让人魂穿《新世界》,联想到了“电梯战神丁青”的名场面。

  

  

《从中我》

  

  

《新世界》

  仁南和雷第一次短兵相接上演的打斗戏,同样也极具看点。

  冷兵器、冲撞、绞杀,各种花样轮番上演,有贴身肉搏的惊险,也有拳拳到肉的痛感。

  

  

  片尾,一场发生在宾馆里的狙杀戏,甚至在场景调度上,拍出了《老男孩》的质感。

  

  

  总的来说,《从中我》并不足以与《新世界》、《追击者》等经典韩影相提并论,只能算是一部中规中矩的犯罪片。

  要是单纯寻求感官,那这部电影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毕竟,作为一部犯罪动作片,它几乎囊括了所有硬派电影的标配元素:双雄对决、追逐、娱乐新闻好勇斗狠……拿来消遣解闷,绝对称得上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至于深度,我们还是不作深究为妙……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原文标题:娱乐新闻双雄绝杀、冷面对决,《从中我》成为近期最火爆的韩国电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yulexinwen/2020/0915/8234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