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专访《不止不休》导演王晶:这不是第二部《药神》

娱乐新闻 2020-09-1476未知admin

  文/小明

  今年的电影节,虽然因为疫情的影响,片单并不比往年,但华人导演赵婷的登顶,给影迷打了一剂强心针。而在华语片方面,也是颇为精彩。

  非竞赛单元的《第一炉香》制作精良,地平线单元更是爆出了年度华语片大作《不止不休》。

  

  《不止不休》的故事发生在2003年的,电影塑造了一个年轻的新闻从业者形象,这个名叫韩东的年轻人,无法家乡生活的平淡,带着自己的女友前往寻找机会。

  高中肄业又没有背景的他,是一个充满志气的青年,他对新闻行业满怀热情,希望用笔杆子主持。

  一次阴差阳错,他结识了知名记者黄江,并成为了一名实习记者。在他的实习期间,碰上了一个的非法产业链案子。

  正当他以调查记者的身份潜入之时,却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非法产业链背后还有更多的秘密。

  是于简单的观,为的系统奔走,还是内心的声音,为一亿被歧视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发声。他在挣扎过后,心里有了决断。

  这部《不止不休》是80后内地导演王晶的作,王晶曾经是贾樟柯的执行导演,在这个新项目里也得到了贾家班的全力帮助。

  当谈及贾樟柯对他的影响的时候,王晶导:“曾经我是因为受到他的影响而决定做电影的,现在变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在这部电影为我提供了很多2003年的时代记忆,但真到执行层面的时候,却是基于信任的放手,像黄江和韩东一样”。

  

  由于《不止不休》关注一亿个乙肝病毒携带者,为他们带来了人性的关怀,被不少观影者视为《我不是药神》的姐妹篇。

  谈及《药神》和这部电影的关系,王晶导演表示:“《药神》上映的时候剧本已经写到第三版了,思考之后还是没有因为《药神》的上映而更改原本的剧本,既然观众这么喜欢现实主义题材,再多一部更好。”

  以下是Ifeng电影对王晶导演的独家专访。

  

  Ifeng电影:今年的疫情对电影后期制作有什么影响?

  王晶:拜时代技术进步所赐,虽然有影响,但也能克服。

  这部电影是在农历新年前两周完成的,一月初的时候,我和马修在一起把所有的素材看了一遍之后,我跟他说,过完年回来初七我们再见,开始正式剪片子。从那之后,他回台北,娱乐新闻我回海南过年,到现在我们就一直没见过。

  马修是个技术狂人,他看到好莱坞剪辑师分享了一个远程剪辑的方式,他就找了一套设备,当时我们想的是,新冠疫情马上会过去,我没有觉得远程剪片子特别重要,因为远程剪片子没有办法直接交流,但是后来发现没法这个事情。

  不光剪辑,我和作曲也是互联网的沟通,有些台词补录的工作,都是拿苹果手机录的,对于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他做了一辈子,第一次这样收录声音。

  Ifeng电影:今年的新冠疫情和故事里2003年的疫情似乎形成了一种巧妙的互文?

  王晶:今年疫情是一个很意外的事情,当我们要写03年的故事时,我都尽可能回避,那是一个突发性的事情,并不是我想探讨的关键,没想到电影做完了,又赶上了一次新冠。

  疫情期间我每天刷新闻都很焦躁,工作也因此受到了影响。每看到一段新闻我都会发给马修,和他探讨做这件事具体的意义是什么。

  它确实让我重新思考了这部电影的意义,但我并不想渲染关于疫情的情绪。

  

  Ifeng电影:电影需要重现2003年的,而十几年过去了,的城市空间已经变化了很多,你是如何寻找那时的感觉的?

  王晶:03年是我刚来上学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来到一个新城市,但当我准备开拍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躲开。

  我知道的拍片难度比较大,很多制片朋友也跟我,现在的剧组都很少在开机,

  当时我在华北地区的城市走了一圈,到了,找上个世纪十年代老的楼,我想去周边看一看社区的,当地的朋友直接把我带到一些老的五六层的厂区里,都是一些砖楼,这是那座城市的过去。

  但不一样,二三环上很多大型体制化的居民楼,二十多层,已经存在二十多年了。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是完全无法替代的,它是一个持续有吸引力的城市,人口会不断往那里汇聚,所以当时我决定,要克服困难在拍。

  拍摄有的难度,虽然我们能找到还原时代记忆的地点,但是还有很多实际的问题,比如面、交通、车辆都已经和十几年以前的不同了。

  但总有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在拍摄的时候选择很多离开地面的空间,比如天桥,也尽量把镜头聚焦在人的脸上,用人的面貌去复原那个年代。

  

  Ifeng电影:在华语电影里,以新闻戏去呈现一个事件的作品并不多,为什么最初你们会选择这个角度?

  王晶:其实我们最初并没有想以新闻戏的角度去拍电影,我们只想描写一个有力量的人,碰巧这个人是一个新闻从业者,那我们不可回避的是他的职业属性,所以既然决定要做这个片子,我们就想把它做好。

  国外一直以来都有新闻体裁的电影,但国内其实很少,我们要复原到极致,就需要走访很多。

  因为这个空间,不是常规生活记忆里的空间,医院和学校我知道是什么样,但是平时不会去的,我是个很需要现实基础的人。

  也很支持我们,请我们去参观,我们转了很多家,把采集的点点滴滴的东西汇总起来,还原到今天的场景。

  包括真的记者应该什么样,我们尽量多去走访记者朋友,很多人都不再做行业了,因为这个行业已经是一个过去的行业了。

  但是他们谈起来曾经的荣光和理想时,他们还是容光焕发的,娱乐新闻我要尽量去还原他们的状态。

  Ifeng电影:这部电影从拍摄到上映,想必到了重重困难,其中哪个困难让你感受最深?

  王晶:执行层面上来说,最大的困难还是城市的变化,中国的变化真的太快。

  我举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我们本应该在郊区的一个城中村取景,八月选好了地点,等到我们真正开拍的时候,那个地方已经焕然一新。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我觉得这种进步是好的,不能因为我们想要制作电影,就不接受城市的这种变化。美术指导也劝我,接受它,这就是它最好的样子,所以我们就留在那个地方拍摄。

  

  Ifeng电影:从观众的反应来看,这部电影的定位非常接近《我不是药神》?

  王晶:这部电影是2017年开始剧本创作的,我们的电影有一半是北漂叙事,另一半是记者职业的叙事。

  剧本写到第一稿完成之后,刘若英导演的《后来的我们》上映,当我们看完之后,发现这部电影和我们完成的剧本有很多细节是相似的,于是我们决定改剧本,把相似的部分改掉。

  又写了半年多的剧本,在完成第三稿的时候,《我不是药神》上映,反响热烈,我们又去看了这个电影,大家看完回来,商量要不要改剧本,最后决定不改。

  《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很优秀的电影,文牧野也是很厉害的导演,整部电影从制作,到叙事结构,再到平衡度都非常完美。

  但我当时第一个判断是,这么好巧不巧地遇到了,从另外的层面去想,这是好事。

  并不是只有泛娱乐化的电影才是观众喜欢的电影,观众愿意接受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观众愿意去审视身边发生的事情,我觉得这是好事,那我们为什么不多拍一部这样的电影呢?

  Ifeng电影:你与贾樟柯导演合作多年,你能讲一下他对于这部电影的帮助吗?

  王晶:我最早能接触的艺术电影,或者说是作者电影,是我高中时期开始流行的一种牛皮纸袋的VCD,就是复刻的盗版,最早看到的有作者表达的电影都是通过这个途径。

  我从那里认识基耶斯洛夫斯基,认识大卫·林奇,认识金基德,也认识了贾樟柯导演。我决定去学电影,做电影,也是受到了他的电影影响。

  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我们的文化很接近,他家和我家的距离,开车只要一个小时。

  一开始他是我的偶像,后来能跟他一起工作,再之后我们两个发展出了亦师亦友的关系,人和人需要时间来达成默契和认可。

  具体到这部电影,他帮助我还原了2003年的图景。2003年我还在上学,对于和时代没有那么明确的判断,他那个时候正巧在拍《世界》。

  在我第一版剧本的时候,他给了我很多关于2003年的记忆,他的记忆比我的宏观。

  而真正到了拍摄过程中,他对我的帮助,更多的是基于信任的放手,有点像黄江和韩东的关系。

  

  Ifeng电影:白客身上什么气质吸引你,让你决定选择他饰演韩东这个角色?

  王晶:写完剧本我知道这是一个关于普通人的故事,我需要一个普通人的形象,我希望观众相信这个人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普通。

  但是他的力量,他为了改变所付出的努力,可能是我们很多人不愿意去做,娱乐新闻或者去思考的东西,我希望这种方面的力量能够带给大家。

  有人觉得这是一个关于平民英雄的电影,他是平民,但我不觉得他是英雄。

  韩东做各种事情的时候,并没有以我要成为英雄作为出发点,他只是选择了他觉得对的选项,他觉得自洽的选项。

  他并不是结果导向的事情,他没有想过要改变多少人的命运,他的出发点是回到自己内心的,他要做一件对的事情,哪怕会失去已经获得的一切,这个是勇气,这个是力量。

  当我决定做一个普通人的电影的时候,白客是最好的选择,王大锤就太普通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之前身边的朋友也会讨论,白客是个活跃于互联网的喜剧演员出身,可能和角色的设定有一些出入。

  但我在想,这么评价一个演员,不也是一种贴标签的行为吗?我们的电影不就是在讲一个不应该贴标签的故事吗?

  Ifeng电影:电影中有笔和飞起来的镜头,你为什么会这么设计?

  王晶:那个段落并没有出现原本的剧本里,是我有一次坐在车里将睡不睡的时候想到的。

  我们在讲2003年的故事,我也看了很多关于03年的新闻报道,那时对于中国来说,最重要的就典和神舟五到达太空。

  我觉得国家有国家宏大的叙事,太空一直和梦想相关联,进入太空,是人在挑战不可能的视线,实现宏大的梦想。

  这和我们电影的主题想近,人要实现梦想,韩东想成为一个记者,周围的人看来,并没有的事情有感染力,但对于韩东自己来说非常重要,我想通过那个场景,把梦想做了连接。

  成功进入太空,这个国家的、梦想层面的宏大叙事,和韩东个人层面的、想成为一个记者、想实现他的一些理想,我觉得两者都是应该存在的。而且这不是一个比较或者是对立的关系。

  因为我觉得一个国家的进步或者是一个的进步,其实是由这样一个个怀有勇敢的心、怀有理想主义色彩、怀有梦想的人共同组成的,是一个点阵和一个面的关系。

  

  Ifeng电影:电影里,韩东经历的第一个事件是矿难事件,第二个事件是乙肝事件,有一些观众会误以为还有第三个事件,从而形成一个并列的结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么你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笔墨在这个矿难事件上?

  王晶:在我完成这部电影之后,我会邀请朋友来看片,看完片我都会问他们一个问题:“这是一部关于人的电影,还是关于事件的电影”,大家的反馈都不太一样。

  但我的初衷是想讲一个关于人的电影,那么他的成长过程是必不可少的,他的第一次经历,他的第一次尝试,他超越自己的过程,这是渐进的。

  煤矿和乙肝的事件是有关联性的,关键的点在于,人是如何衡量自己的价值。

  Ifeng电影:电影作品在呈现一个问题的时候,是希望推动这个进步的,然而不时有一些人把这种的行为当成“家丑外扬”,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

  王晶:我觉得好和坏常的判断,无论是电影、生活,还是,都要容纳多样性的存在,一件事很难简单以好坏的二元标准来做出判断,我们通过电影描述一个层面,也无法简单被定义。

  我上电影学院的时候,每周都要交很多作业,为剧本和短片作业,而现在这个年代,打开手机都有很多新闻事件的推送。

  如果我上大学的时候能有这些,我一点也不担心写故事,中国太大了,每天有很多故事在发生,我们只能做到截取、呈现和描述我们生活的。

  这个过程中我们心里是向善的就好,这是我们该做的事情。不要带有目的性地去迎合别人的想法。

  Ifeng电影:龙标的情况怎么样?

  王晶:疫情期间手续有点仓促,但一切顺利。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原文标题:娱乐新闻专访《不止不休》导演王晶:这不是第二部《药神》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yulexinwen/2020/0914/8206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