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三十年扫地机器人improvised终于迎来展时代

娱乐新闻 2020-08-31199未知admin

  1987年,巴克•沃德发明了世界上第一用扫地机器人Robokent。从此以后,沃德一直在大力宣传这种自动扫地机器人的潜力。但直到30多年之后,这种技术才渐渐成为了主流。

  现在,沃德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而这又与新冠疫情的大流行不无关系。improvised如今的沃德已经成了一家名叫Cybercln Systems的的负责人,这家的总部位于美国的弗吉尼亚州,专门帮助企业部署扫地机器人。他说:“现在,人们对卫生的重视已经达到了我以前从未见过的程度。”

  随着各地纷纷复工复产,很多企业都意识到,只有证明自己的办公室、工厂和商店是高度卫生的,员工和顾客才会有回归的信心。为了做到这一点,所有企业都提高了清洁工作的频率,这反过来又推动了市场对扫地机器人的需求。

  与人类清洁工不同,扫地机器人既不会翘班,也不会疲劳、生病或者出工不出力。当然,机器人也不可能打扫所有的东西。目前,它们只能扫扫地,而地面并不是新冠病毒的主要载体。但是有了扫地机器人之后,人类清洁工就可以从扫地工作中解放出来,集中精力去清洁那些人们需要频繁接触的物体表面,比如门把手、电梯按钮、电灯开关等机器人目前还清洁不了的地方。

  在人们的想象中,机器人的形象很早就与家务联系在了一起——比如《摩登家庭》(The Jetsons)里的机器人女佣Rosie,再比如2002年上市的扫地机器人Roomba。不过直到过去10年里,随着微电子技术和机器学习软件的成熟,扫地机器人才变得真正强大、可靠、安全和廉价起来,基本满足了商业的清洁要求,同时部署起来也更加容易。沃德表示,现在大多数的扫地机器人只需要不到一天的训练时间,而在上世纪80年代末他刚刚研发扫地机器人的时候,往往需要几周的时间给机器人测绘线图。

  扫地机器人Neo是一家名叫Avidbots的初创的产品。据该首席执行官法赞•谢赫称,在疫情爆发前,Neo的销量基本上已经较上年翻了一番。而现在,它的销量已经再次翻了一番。他说:“就连那些从未考虑过扫地机器人的人,现在也急着买它。”

  Brain Corp.是的一家软件,市面上有好几款扫地机器人使用的都是它的软件。该表示,今年4月,使用该软件的扫地机器人的销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4%。

  Brain Corp.的软件支持的扫地机器人,已经被克罗格和沃尔玛等多家大型连锁商超所采用。Brain Corp.的首席执行官尤金•伊兹科维奇介绍道,有些客户从疫情刚一开始就追加了扫地机器人的订单,并催着他们尽快交付使用——比如沃尔玛。

  伊兹科维奇表示,企业清洁工作的重点,包括对扫地机器人的需求,已经随着疫情发生了很大变化。他说:“以前主要是为了美观,而现在是为了安全。”

  根据Brain Corp.的统计,在2020年的头三个月里,扫地机器人工作时间的增加部分有三分之二是在白天。而在疫情之前,扫地机器人一般是不经常在白用的。

  在疫情之前,企业的扫地机器人的工作时间通常与人类清洁工是重合的,也就是在夜里或者大清早,improvised因为这个时间段通常没有什么人,不会影响大块头的地板清洁机工作。同时,地面上的瓷砖也有时间自然风干,不用担心有人滑倒受伤。

  但自从疫情爆发后,白天的清洁工作也成了刚需,哪怕是在有很多人的时候。这既是为了搞卫生,也是为了安抚。提北肯塔际机场从去年11月起就用上了Avidbots的Neo机器人。该机场的首席创新官布莱恩•科布表示,他们起初只在晚上使用Neo机器人,但现在几乎全天都在使用。“它出现在那里的时间越长,消费者的感观就越好。”扫地机器人的出现是一个视觉信,说明机场正在“突破和超越”。

  科布说,下一步,机场很可能会继续加大对扫地机器人的使用。现在,机场的清洁工作量越来越大,但受预算,能增加的清洁工人手却是有限的。毕竟疫情爆发以来,机场的收入也了巨大损失。

  扫地机器人的突然走红,也引起了投资者们的注意。Brain Corp.很早就获得过软银愿景基金和高通的初期投资。今年4月末,它又拉到了3600万美元的D轮投资,以帮助其加速增长。这轮的投资者包括专门投资准IPO的凯利投资(ClrBridge Investments)等。伊兹科维奇表示,Brain Corp.很可能会在明年上市敲钟。

  商用扫地机器人的价格基本上在每个4万到6万美元之间,具体取决于其材质和型。另外,它还额外需要一笔和软件费用。据伊兹科维奇介绍,Brian Corp.的扫地机器人有几个不同的价格等级,平均下来,每个扫地机器人每月的使用成本大约在500美元左右。Avidbots的首席执行官法赞•谢赫则指出,虽然扫地机器人的价格并不便宜,但从节约人力的角度看,如果这些机器人每周使用20个小时,那么企业只需18个月就能收回成本。由于疫情的爆发,现在扫地机器人的回本时间已经缩短到了15个月。

  疫情也加速推动了机器人的清洁方式的改良。机器人(Carnegie Robotics)是的一家机器人,它的Nilfisk Liberty SC50自动拖地机是一款广受欢迎的机器人产品。该正在测试给它加装一台紫外线杀菌(包括冠状病毒)设备。当然,它也会兼顾拖地的老本行。

  机器人的财务总监•比文介绍道,他们目前测试的紫外线杀菌设备和传感器最初是为了美方的一款机器人的,原本的用途是用于寻找和排除埋在地下的地雷和简易。

  第一台安装了紫外线杀毒装置的自动拖地机器人目前已经在国际机场投入使用了。运营机场的阿勒格尼机场管理局局长克里斯蒂娜•卡索蒂斯表示,她一直在寻找能够展示机场的科技创新的方法。而这种由当地企业研发的清洁机器人就是一个不错的窗口。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后,这台机器人也成了一种象征,让大家觉得机场对于员工和旅客来说是安全的。

  机器人的首席执行官比文介绍道,该的核心研发团队都是来自Uber无人驾驶部门的专家人才。该正在考虑研制一种专门的消毒机器人,可以用机械臂紫外线灯,对除地面以外的物体表面进行消毒。不过他同时表示,这种技术的研发和审批是需要时间的。度的紫外线虽然能杀灭多种细菌,但如果人类对紫外线防护不当,就有可能会造成眼部的永久损伤,甚至增加患癌风险。

  在疫情期间,美国人除了扫地机器人,还在疯抢厕纸。不过沃德认为,一旦疫情过去了,人们对厕纸的需求可能会回归,但对扫地机器人的需求则不太可能会“退烧”。他说:“这种需求还会继续存在,甚至对机器人的销售和应用还会继续加速。”

  可以说,扫地机器人的应用将对自动化机器人的应用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效果。一旦人们习惯了自动默默工作的扫地机器人,他们就会寻找还有哪些工作可以被自动化。提机场的首席创新官科布指出:“对于第一次接触自动化的人来说,扫地机器人的确提供了高水平的体验和舒适感。”现在,提机场正在考虑用机器人从事行李的处理工作,以及使用无人驾驶汽车为机场旅客提供摆渡服务,特别是为那些行走有困难的旅客。(财富中文网)

  1987年,巴克•沃德发明了世界上第一用扫地机器人Robokent。从此以后,沃德一直在大力宣传这种自动扫地机器人的潜力。但直到30多年之后,improvised这种技术才渐渐成为了主流。

  现在,沃德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而这又与新冠疫情的大流行不无关系。如今的沃德已经成了一家名叫Cybercln Systems的的负责人,这家的总部位于美国的弗吉尼亚州,专门帮助企业部署扫地机器人。他说:“现在,人们对卫生的重视已经达到了我以前从未见过的程度。”

  随着各地纷纷复工复产,很多企业都意识到,只有证明自己的办公室、工厂和商店是高度卫生的,员工和顾客才会有回归的信心。为了做到这一点,所有企业都提高了清洁工作的频率,这反过来又推动了市场对扫地机器人的需求。

  与人类清洁工不同,扫地机器人既不会翘班,也不会疲劳、生病或者出工不出力。当然,机器人也不可能打扫所有的东西。目前,它们只能扫扫地,而地面并不是新冠病毒的主要载体。但是有了扫地机器人之后,人类清洁工就可以从扫地工作中解放出来,集中精力去清洁那些人们需要频繁接触的物体表面,比如门把手、电梯按钮、电灯开关等机器人目前还清洁不了的地方。

  在人们的想象中,机器人的形象很早就与家务联系在了一起——比如《摩登家庭》(The Jetsons)里的机器人女佣Rosie,再比如2002年上市的扫地机器人Roomba。不过直到过去10年里,随着微电子技术和机器学习软件的成熟,扫地机器人才变得真正强大、可靠、安全和廉价起来,基本满足了商业的清洁要求,同时部署起来也更加容易。沃德表示,现在大多数的扫地机器人只需要不到一天的训练时间,而在上世纪80年代末他刚刚研发扫地机器人的时候,往往需要几周的时间给机器人测绘线图。

  扫地机器人Neo是一家名叫Avidbots的初创的产品。据该首席执行官法赞•谢赫称,在疫情爆发前,Neo的销量基本上已经较上年翻了一番。而现在,它的销量已经再次翻了一番。他说:“就连那些从未考虑过扫地机器人的人,现在也急着买它。”

  Brain Corp.是的一家软件,市面上有好几款扫地机器人使用的都是它的软件。该表示,今年4月,使用该软件的扫地机器人的销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4%。

  Brain Corp.的软件支持的扫地机器人,已经被克罗格和沃尔玛等多家大型连锁商超所采用。Brain Corp.的首席执行官尤金•伊兹科维奇介绍道,有些客户从疫情刚一开始就追加了扫地机器人的订单,并催着他们尽快交付使用——比如沃尔玛。

  伊兹科维奇表示,企业清洁工作的重点,包括对扫地机器人的需求,已经随着疫情发生了很大变化。他说:“以前主要是为了美观,而现在是为了安全。”

  根据Brain Corp.的统计,在2020年的头三个月里,扫地机器人工作时间的增加部分有三分之二是在白天。而在疫情之前,扫地机器人一般是不经常在白用的。

  在疫情之前,企业的扫地机器人的工作时间通常与人类清洁工是重合的,也就是在夜里或者大清早,因为这个时间段通常没有什么人,不会影响大块头的地板清洁机工作。同时,地面上的瓷砖也有时间自然风干,不用担心有人滑倒受伤。

  但自从疫情爆发后,白天的清洁工作也成了刚需,哪怕是在有很多人的时候。这既是为了搞卫生,也是为了安抚。提北肯塔际机场从去年11月起就用上了Avidbots的Neo机器人。该机场的首席创新官布莱恩•科布表示,他们起初只在晚上使用Neo机器人,但现在几乎全天都在使用。“它出现在那里的时间越长,消费者的感观就越好。”扫地机器人的出现是一个视觉信,说明机场正在“突破和超越”。

  科布说,下一步,机场很可能会继续加大对扫地机器人的使用。现在,机场的清洁工作量越来越大,但受预算,能增加的清洁工人手却是有限的。毕竟疫情爆发以来,机场的收入也了巨大损失。

  扫地机器人的突然走红,也引起了投资者们的注意。Brain Corp.很早就获得过软银愿景基金和高通的初期投资。今年4月末,它又拉到了3600万美元的D轮投资,以帮助其加速增长。这轮的投资者包括专门投资准IPO的凯利投资(ClrBridge Investments)等。伊兹科维奇表示,Brain Corp.很可能会在明年上市敲钟。

  商用扫地机器人的价格基本上在每个4万到6万美元之间,具体取决于其材质和型。另外,它还额外需要一笔和软件费用。据伊兹科维奇介绍,Brian Corp.的扫地机器人有几个不同的价格等级,平均下来,每个扫地机器人每月的使用成本大约在500美元左右。Avidbots的首席执行官法赞•谢赫则指出,虽然扫地机器人的价格并不便宜,但从节约人力的角度看,如果这些机器人每周使用20个小时,那么企业只需18个月就能收回成本。由于疫情的爆发,现在扫地机器人的回本时间已经缩短到了15个月。

  疫情也加速推动了机器人的清洁方式的改良。机器人(Carnegie Robotics)是的一家机器人,它的Nilfisk Liberty SC50自动拖地机是一款广受欢迎的机器人产品。该正在测试给它加装一台紫外线杀菌(包括冠状病毒)设备。当然,它也会兼顾拖地的老本行。

  机器人的财务总监•比文介绍道,他们目前测试的紫外线杀菌设备和传感器最初是为了美方的一款机器人的,原本的用途是用于寻找和排除埋在地下的地雷和简易。

  第一台安装了紫外线杀毒装置的自动拖地机器人目前已经在国际机场投入使用了。运营机场的阿勒格尼机场管理局局长克里斯蒂娜•卡索蒂斯表示,她一直在寻找能够展示机场的科技创新的方法。而这种由当地企业研发的清洁机器人就是一个不错的窗口。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后,这台机器人也成了一种象征,让大家觉得机场对于员工和旅客来说是安全的。

  机器人的首席执行官比文介绍道,该的核心研发团队都是来自Uber无人驾驶部门的专家人才。该正在考虑研制一种专门的消毒机器人,可以用机械臂紫外线灯,对除地面以外的物体表面进行消毒。不过他同时表示,这种技术的研发和审批是需要时间的。度的紫外线虽然能杀灭多种细菌,但如果人类对紫外线防护不当,就有可能会造成眼部的永久损伤,甚至增加患癌风险。

  在疫情期间,美国人除了扫地机器人,还在疯抢厕纸。不过沃德认为,一旦疫情过去了,人们对厕纸的需求可能会回归,但对扫地机器人的需求则不太可能会“退烧”。他说:“这种需求还会继续存在,甚至对机器人的销售和应用还会继续加速。”

  可以说,扫地机器人的应用将对自动化机器人的应用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效果。一旦人们习惯了自动默默工作的扫地机器人,他们就会寻找还有哪些工作可以被自动化。提机场的首席创新官科布指出:“对于第一次接触自动化的人来说,扫地机器人的确提供了高水平的体验和舒适感。”现在,提机场正在考虑用机器人从事行李的处理工作,以及使用无人驾驶汽车为机场旅客提供摆渡服务,特别是为那些行走有困难的旅客。(财富中文网)

原文标题:等了三十年扫地机器人improvised终于迎来展时代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yulexinwen/2020/0831/7944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