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白冰:练舞全靠西洋参吊着一口气|非常道实录

娱乐新闻 2020-08-01100未知admin

  当初《》中的一袭白衣,依旧是“仙女”白冰留在观众心中挥不掉的倩影;她能够参与一档30位姐姐竞争出道团位的真人秀也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白冰已经低调了很多年,默默接戏,不上综艺,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她结了婚又离了婚,现在是一个勇敢的单亲母亲;女儿让她安定也让她牵挂。

  这次她站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舞台上,她依旧是很少说话的“中和调剂”,但却用一个个风格迥异的舞台表现了她自己的态度:她不想被“柔弱”等标签,她的30+还有无限可能。

  以下是实录:

  白冰: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白冰。

  网《非常道》:接到节目邀约第一反应是什么?

  白冰:我当时想到真人秀,实心里是有点担心和顾虑,一听到这种模式觉得,哇好新鲜!节目组竟然可以请这样30个姐姐,就是已经成了名了,可能已经在这个圈子有10年,20年,甚至将近30年这样经历的姐姐们来做女团,我在想天呐,这是节目组怎么想到的一个想法?前所未有。

  网《非常道》:进驻节目组的时候做了哪些准备?

  

  白冰:因为我自己是从来没有参加过真人秀,在综艺这块我也是参加得非常非常少,次数可能就是一个手能数得过来的次数。所以我是一个真人秀小白,各方面完全没有经验。我就带东西很少就来了,后来发现姐姐带了那么多的,原来需要很多的准备,不管从服装上还是生活上,都需要很多的准备和补剂品,那就有点慌。然后就想让自己赶快地去买一些东西。

  网《非常道》:当时最期待和哪个姐姐合作?

  白冰:其实我们有一个环节大家可能也看到了,就在第一轮的时候,我们离开了自己的经纪人,所有人,先是自己上了一台车,就给你了一张卡片,卡片上就写了你最希望跟谁成团,你最不希望跟谁成团等等,有这样的大概将近10个问题。当时我回答了说我挺想跟万茜成团的,因为我觉得她是一个我比较欣赏的演员,我也不认识她,所以希望在这个节目里面能够认识她,大家可以有一些不同的火花。

  

  当时有一题说,你最不希望和谁成团,我当时说我虽然很欣赏姐姐,但是我又有一点怕和姐姐成团,因为觉得她过去的那个形象,就是特别得有气场,觉得哇,跟她在一起能不能hold得住她的气场有点担心。但是后来没想到的是,跟姐姐们接触之后,诶,我发现姐姐跟我之前想的完全不一太一样,我们平时打招呼的时候她有特别得nice,总是笑笑的,笑笑地看着我们。所以我后来又改变了我的想法,就是特别想跟姐姐成团。

  白冰:就打脸了对。

  网《非常道》:平时你们都是怎么训练的?

  白冰:其实我们的日就是每一轮中间都几天几天这样子,但是因为曲实在是太难了,准备的时间真的是太短暂了,所以现在就变成非日我们姐姐也不敢离开这里,每天都在从早到晚地上课。

  

  如果是节目的时候,大概可能从七八点钟起来,10点上课,一直要上到10点半快11点的样子,等老师下课有可能组内还要加练,那加练的这个时间就是一个问了,娱乐新闻娱乐新闻这是。那现在如果是不的情况下(插入姐姐们起床去室等花絮画面),我们基本上就是从中午,中午大概1点钟一直到练到晚上的10点钟,这是我们不也要这样。

  网《非常道》:来之前有想过节目强度这么大吗?

  白冰:我真的,当时没有想过,就是来这里努力,来这里去好好地拼搏去做好一个舞台,这是本身来的时候就想好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姐姐们都这么得拼。我觉得这是一个气场,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在从第一次公演的小考那个时候开始,大家就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因为小考当时老师跟我们说了几句比较狠的话,比较狠的话就比方说我们不是来玩的,我们真的是来正经来选女团的,也指出了每一个人的一些问题,当时我们就觉得哇,要这么严肃吗?原来都是这么严肃的一个氛围,在那个中,其实当天很多姐姐们都哭了,好像从那天开始,就是30个姐姐们,没有一个人不拼的。

  

  因为我其实还是有一些健身,这几年有一些健身的地方,但是经常也会感觉哇,偶尔那么几能上有点崩溃,《得不到爱情》那组有一天练到晚上1点半的时候,我那天真的感觉头有点晕,体力不支。我其实当时有点怕,后来就吃了很多营养剂,就比方说蛋白粉,补充氨基酸,包括有时候跳着跳着舞都需要含一片西洋参在舌下,就是靠着一颗西洋参吊着一口气,真的就是完全拼了命地去想这样做好这个舞台。

  网《非常道》:网上有很多给你组CP的视频,你知道吗?

  白冰:其实我对于CP这件事情我也是才知道,我是有一次直播当中,他们的留言就说这个CP的,(什么蓝天白云,还有什么)白驹过希,我才知道噢,原来白驹过希是这样子,是说我跟郑希怡。他们也有给我发了一个网友自己剪辑的这个视频,我看到我都惊呆了,我就觉得他们怎么可以P得那么好,把我跟郑希怡过去的一些影视作品的片段,或者是在节目里的某一个表情他就可以剪接在一起,哦,太有才了。

  

  网《非常道》:和姐姐意见不一致时会怎么办?

  白冰:组内遇到分歧的话,其实我生活中不是一个特别容易跟人起分歧跟冲突的人,我的性格比较温和,所以在跟姐姐们的相处的过程中,其实每一个姐姐都有自己的个性,每一个姐姐对待一件事情也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我是属于那种比较调和剂的那种,当然我如果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会表述出来。那如果你的想法跟姐姐们,比方说你们五个人,那你的想法如果四个人都不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就需要去做出调整和退让了。

  网《非常道》:看到网友说“白冰姐姐好A,我可以”的心情?

  白冰:开心,特别开心,因为大家对我的印象都是那种柔柔弱弱的感觉,所以这次的公演舞台上大家觉得我挺A,还挺帅气的,包括有一些搂腰什么那些动作,让大家印象很深刻,我就很开心啦!就是可以让在这个舞台上让大家看到,哦,白冰还有这一面!

  

  网《非常道》:怎么看待现在观众对“姐姐”的追捧?

  白冰:我觉得好像跟时代有关,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大家可能比较喜欢看女生一个30+包括一个成性,她们有一些自己的的思考,有了自己的担当,有着自己的主见,勇敢地去面对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可能大家是希望看到这样一种女性,所以现在可能大家都比较喜欢姐姐。不依赖于任何人,而是一个的个体。

  网《非常道》:镜头外的姐姐们在一起都聊什么?

  白冰:看不到的镜头里什么都聊,对,因为素材真的太多了,护肤各方面,家长礼短的,什么都聊,带着麦能聊的,有时候晚上了真正休息下来了,可能把麦摘掉,镜头蒙上去到睡觉的时候也会聊一些姐妹之间私密的话题都有,就好像是在一个大学生女宿舍里的感觉。

  就比方说像我们第一组《得不到爱情》,在公演舞台的前一天,我们就因为其实大家都非常非常疲惫了,但是回去我们就说诶,大家把睡衣穿起来,来一个睡衣趴,就敷膜,然后穿上睡衣,去把我们的《得不到爱情的》那个舞,包括《乘风破浪》的主題曲都跳了一遍,我觉得那个真的是太开心了,笑到我们整个面膜都干掉。当时就觉得这个面膜好像白敷了,很开心很开心。

  

  还有就是我们宿舍里经常会有一些非常的动物,就比方说有一次见到了两只这么长的蜈蚣,我们就集体尖叫,发现尖叫了几声之后,大家的嗓子全部都破掉了,好像比唱还累,就经常会出现这种有的没的都很有趣的事情。

  

  网《非常道》:问题:如果有“披荆斩棘的哥哥”或者“姐夫”,你怎么看?

  白冰:刚开始我一直觉得是在开玩笑,就是我觉得可能只是网上这么讲,我觉得也挺好的,我估计哥哥们看到姐姐们现在都这么得努力,他们是不是也跃跃欲试呢?

  不过说起来要是男和女比起来,真的女孩子看起来比较养眼,这一点,那如果真的有的话我觉得也蛮好的,就给哥哥们一个舞台空间去展示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挺想去报名当这个大众评审,也可以去给他们投个票什么的,决定一下他们的去留我觉得也蛮有趣的。

  网《非常道》:之前就发过室视频,是一直有女团梦吗?

  白冰:其实女团梦倒没有,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唱跳,也会在网上去看唱跳的手他们的表演,也会去学他们的曲自己来,但是都是当成一个业余爱好。从来没想过是走女团。

  

  网《非常道》:舞台表演和演戏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白冰:我觉得跟演戏是完全不同的领域,刚开始会觉得困难重重,像我们我从来没有带耳返的经验,但第一次唱的时候,完全无彩排的情况下,就让我们要现场直接来你的第一段solo,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完全懵懂,一个真的是未知的一个舞台。但是到第一次公演的时候,随着这样在舞台上的表演的次数增加,我突然发现自己从一种紧张感,慢慢地变成诶,好像我挺享受这个舞台的。我在这个舞台上唱跳的时候,我可以立刻从耳返里听到观众在现场的呼声,哇,那个时候你就会觉得你虽然看不到他们,但是你听到他们那种哇,你就会觉得这是一种肯定,也会让你很兴奋。这个是做演员完全没有过的感受,这个让我觉得很奇妙。

  网《非常道》:在姐姐中,你觉得自己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白冰:跳舞也没有专业学过,唱也不专业,什么什么都不专业,我就是野子的。你看他们很多像金晨、王丽坤,她们很多是舞蹈出身的,那像比方说许飞,郁可唯,还有张含韵,等等很多,丹妮她们又是手出身,那还有菲菲跟孟佳是女团出身,你这样列举下来,我觉得我们就是完全是野子,非专业的。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觉得我的优势就是,比较均衡,虽然是野子,但是唱跳说唱反正什么都能来一点。

  因为可能是演员,就是习惯了这种跟镜头之间的对话,我喜欢镜头,镜头也喜欢我。那么在表演的过程中,我也在想诶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状态可以去好好地诠释曲。

  网《非常道》:之后还会尝试哪些舞台风格?

  白冰:因为现在观众看到的太少了,你们才看到第二次公演还没看到,对,你们看到真的太少了,才看到了一次《得不到爱情》我的表演,所以其实在后面的每一次舞台,大家都会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白冰,那么我接下来就还没有尝试可能是说唱,或者是给大家有一种完全没有意想到的比方说特别帅,特别酷等等之类的,就是想一下大家对我的那种传统的印象。

  

  网《非常道》:希望自己在节目最后走到哪个阶段?

  白冰:我每一轮我觉得我都觉得很,我每一轮都觉得我可能要走了。因为现在觉得每一个姐姐都非常优秀,每一个姐姐都太有自身的特点了,包括连我们导师都说,看着剩下的这些姐姐,觉得不想让任何一个走,因为每一个人都不一样,就是你想要哪个款姐姐,我们这里全有,所以我就把每一轮比赛,我都当成是最后一场比赛去准备。

  网《非常道》:平时对自己身材管理很严格吗?

  白冰:有一句话说如果你连自己的体重都控制不了,那你怎么控制得了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必须要做的。

  那么很难做的就是,在美食和身材面前,你怎么样去平衡这件事情,因为坦白讲在节目中我是一个吃货,我在姐姐们当中,我是一个挺不忌口的人,大家可能想象不到,我会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方说零食,比方说大半夜吃火锅,可能我就很勇敢,很勇敢地去吃了,我不太会在意。

  

  以前我跟很多女孩一样,我觉得减肥就是要不吃,就是要节食,但是绝对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误区和错误的事情。我要告诉所有的美媚们,就是减肥一定要吃东西,但是你要运动,你也要学会怎么吃,我觉得这个我真的可以去发一个节目,发一个专集,一点一点地给大家介绍。

  网《非常道》:平时爱做什么健身运动?

  白冰:其实我自身是有做器械的,我觉得那样线条会比较好看,还有就是比方说拳击,这个可能也大家没有想到我会去打拳击,还有像跳爵士舞,其实是我之前运动的,运动健身的一方面,很多类型都会尝试。包括现在有一种叫做动物流,是一个比较新的一个做法,就是你徒手可能在地板上或者瑜伽垫上去做一些流动性的一些动作,各种我都有尝试。

  网《非常道》:为什么会喜欢跟你气质不太相符的拳击?

  白冰:其实大家看似我温柔,我真的可以去尝试一些不温柔的东西,我觉得挺有趣的,喜欢那种,骨子里有一部分,是特别喜欢帅气的东西,就比方说吉普车,我看到郑希怡她不是会打碟,然后我觉得哇,好羡慕,然后跟她说有机会的话,我也挺想学打碟,就是那种很帅的那种感觉。

  网《非常道》:会不会怕大家只记得你早期的作品?

  白冰:其实作为一个演员你有能让大家记住的作品,本身是件开心的事情,那假如连那个都没有,那是不是你连代表作都没有了,首先我觉得这个东西本身是对我的一种肯定,我常开心的,但是如果后续的作品没有让大家记住,那你就要想想自己,当然心里会有一些不甘。

  这也就是我当时来到这个节目的一个,他们问我为什么来这个节目,你想让大家看到什么?其实我就想让大家看到的是,大家在印象里都是还在我很多年前的作品,但其实大家不知道,我这几年一直在拍戏,我也演到过一些自己特别喜欢的角色,比方说《原生之罪》里面那个杀了一家三口的吴文萱,其实自己一直在进步,摸索,希望自己慢慢地成为一个演技派的演员。只是真的就大家可能有很多人没有看到我的努力和我的进步。所以在这来到这个舞台,我也是想让大家看到白冰现在是这样子的一个状态。那她可能也一直在拍戏,让更多朋友可以了解到,原来我还是有很多的可能性的。

  网《非常道》:和黄晓明刚合作完,节目中他有对你特别鼓励吗?

  白冰:因为《鬓边》是刚刚不久拍摄的,所以一听到晓明哥在这,我觉得还好有熟人在),但后来发现其实晓明哥说,节目组说我们要避嫌,我们不能单独吃饭,或者什么样,但我觉得这个是对的,因为这么多个姐姐,其实晓明哥跟里面很多姐姐都有合作过,都认识。那为了避嫌我觉得大家还是保持一定距离很好的。但是在现场,晓明哥还蛮照顾我们的,经常会给我们送一些补剂品,包括送了那个,我觉得那个特别有用,就是雾化机,因为姐姐们去排练唱都很辛苦,他送我们那种便携式的雾化机真的是特别得好。

  网《非常道》:当妈妈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白冰:我觉得是心理的一份安定,因为我们这个职业会让你到处跑,娱乐新闻可能全国甚至是国外居无定所地到处跑,但是有了宝宝之后我就会发现你心里总有一个特别安定的东西在那,有个小东西在天天地牵挂你,你也会心里一直牵挂着他,还有个不同的经历就是,当你身上有了妈妈这个责任之后,你确实会觉得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你也在学着做妈妈。因为我们也不会的,我们也不懂是怎么样是作为一个好妈妈,我们也在学。

  网《非常道》:节目中听到《后来》哭了,是什么触动到你?

  白冰:其实当时没有哪句词特别得触动我,我觉得是当时一个氛围,我觉得可能很多观众朋友们也许也跟我有一样的感触,可能我们在KTV或者我们每天晚上自己在那听的时候,你听着那个你就不知道为什么的,你就有一种莫名的感伤或者情绪,也许并不是因为某一个词,也许就是当时的一个旋律,或者一下触碰到你。

  

  网《非常道》:一走来有什么遗憾吗?

  白冰:其实还好,我觉得好像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我不是一个特别往回看的人,我觉得生活中过往过去的事情的点点滴滴,无论在别人看来或者你自己看来好与不好的事情,其实都成就了现在的我,就是你们看起来也许是不好的事情,但是对于我来说也许正是因为这些事情才让我今天变得更好。但假如真的可以想象一下再来一次的话,也许我会实验一下一个我当时大学的时候,我当时在一个分杈口,因为我是在西北读法律系的,因为一次偶然的机遇,我就了演艺圈。那么如果能够尝试一下,我想尝试一下也许真的循规蹈矩,大学毕业之后,走的是像我同学的那条,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

  

  网《非常道》:有没有哪个瞬间觉得自己不再年轻?

  白冰:没有,我觉得我现在还是个小孩,因为我觉得我现在还是个宝宝,我没有觉得自己现在有那种突然觉得自己不再年轻的状态,而且通过参加这个节目之后,我看到钟丽缇姐姐48(50)岁,看到姐姐,看到伊能静姐姐,我更加得不年龄了,因为觉得她们的内心里也都住着一个孩子,她们的身材、心理状态都非常非常得好,所以参加了这档节目,我更觉得其实女性不用去那么年龄,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态和你自己对于自己外形的一个管理和保持。

  网《非常道》:未来希望事业上还有什么更大的突破?

  白冰:其实在工作上我一直都是一个比较按部就班的人,我觉得我来到《乘风破浪》这个舞台,就是一次突破了,这次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突破,所以现在就想好好地做好每一次舞台,让大家看到我的每一次公演都是一次突破。

  网《非常道》:给自己拉拉票吧!

  白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冰冰子,爱你们。

原文标题:娱乐新闻白冰:练舞全靠西洋参吊着一口气|非常道实录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yulexinwen/2020/0801/7309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