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判八年专访|主持人朱军谈今年春晚收视率创八年来新低:很正

娱乐新闻 2020-06-1275未知admin

  3月6日,青联共青团16组小组后,朱军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今年的工作报告实实在在,“从强总理今年在现场做工作报告的状态也可以看出来,没有那么激昂,跟这个报告一样很实在。”

  作为电视工作者,朱军特别注意到工作报告中关于文化的部分,他认为跟以往相比,这次“篇幅不大却很具体”。

  谈及春晚中的反腐节目,朱军说:“作为电视工作者,本来就是用手中的武器,用这样一个来表达反映老百姓的。”不过他认为,春晚是一个全面欢聚的晚会,节目本身并没有责任担负某种功能。

  “文化这块篇幅不大,但说得很实在,具有纲领性指导性的作用。尤其是在召开文艺座谈会之后,在我们的报告中,对我们的文化产业、文化发展方向能够有这样的阐述这样的指导,我觉得很细,篇幅不大却很具体,这跟以往还是有区别的。”

  “我那个太小众了。我就不说了,提上去看能不能采纳,当然我觉得很大众。”朱军对澎湃新闻表示。

  此前,据报道,共青团和青联界别在前组织了一次大学生就业与创业的调研,朱军参与了西安的调查。不过,朱军告诉澎湃新闻“大学生创业”是自己所在界别关注的议题,并非他的提案。

  谈及今年春晚中备受瞩目的反腐节目,朱军认为反腐是当下一个热点,任何反映当下热点话题、事件的文艺作品,其所受的关注度会不一样。

  “从很大意义上来讲,有些作品从内容功能上讲还是以阖家团聚、朱军判八年家和万事兴为主旨,并没有担负着要怎么着才能怎样,没有这个责任没有这个功能。在这样一个晚会中老百姓的愿望,能够有所表达。朱军判八年(就反腐节目而言)我觉得这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这就是一个节目而已,没有那么严重。”朱军对澎湃新闻表示。

  他指出:“首先我们要给老百姓提供一个,包括春晚这样的高端舞台,给真正的老百姓提供机会,这点没有任何非议,说明我们的进步。但艺术一定有艺术的规律,不是说谁嗓门大,谁能搞怪,谁就可以上春晚,还要尊重最基本的艺术规律。不能说草根就不行,有唱得好的。当然,不能拿这个当噱头,说我这就是(提供)给老百姓的(舞台),谁都可以来,这就了最基本的艺术规律。”

  当记者提起今年春晚收视率低的问题,朱军表示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我觉得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文艺就是这样,所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都是一种声音反而不正常了。”

  他用观众对自己的评价举例:“包括我本人,有观众给你点赞,说’你都19年了,陪伴我们19年真辛苦’,有观众写得还挺感人,说‘我就是你开始主持节目这年出生的,现在读大二,如何如何’;也有人说‘你都干了19年了,还不回家洗洗睡去,站这儿干嘛’等等,我觉得都正常。”

  据新华网报道,根据2008年以来可以获得的收视率统计,羊年春晚是八年来除夕当晚收视率最低的一届,电视端收视率跌破30%,朱军判八年观众规模也第一次跌破7亿。不过,此后央视发布的2015年央视春晚收视数据显示,春节假期期间(2月18日20:00至2月24日24:00),央视春晚多屏总收视率达到49.61%,比2014年提升了1.2个百分点。

原文标题:朱军判八年专访|主持人朱军谈今年春晚收视率创八年来新低:很正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yulexinwen/2020/0612/6353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