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来贴吧了最后整理一下关于李逵和武松的武力说明

娱乐新闻 2020-03-2789未知admin

  武松道:“恁地却饶你不得!”手起一刀,把这后槽杀了。一脚踢开尸首,把刀插入鞘

  里。就灯影下去腰里解下施恩送来的绵衣,将出来,脱了身上旧衣裳,把那两件新衣穿了,

  拴缚得紧辏,把腰刀和鞘跨在腰里,却把后槽一床单被包了散碎银两入在缠袋里,却把来挂

  在门边,却将一扇门立在墙边,先去吹灭了灯火,却闪将出来,拿了朴刀,从【门上一步步爬

  武松道:“我方才心满意足!走了!”撇了刀鞘,提了朴刀,出到角门外,来马院里除下缠袋来;把怀里踏扁的银酒器都装在里面,拴在腰里;拽开脚步,倒提朴刀便走。到城边,寻思道:“若等门开,须吃拿了。不如连夜越城走。”便从城边踏上城来。这孟州城是个小去处,那土城【苦不甚高】。就女墙边望下,先把朴刀虚按一按,【刀尖在上,棒梢向下,托地只一跳】,把棒一拄,立在濠堑边。月明之下看水时,只有一二尺深。

  李逵当时摸了两把板斧,轻轻地开了门,乘著星月明朗,一步步摸上山来:到得紫虚观前,见两扇大门关了,傍边篱墙【苦不甚高】。【李逵腾地跳将过去】。李逵道:『这贼道!不是当死!

  只听得里面有人喝声,门开处,早有人出来,便挺朴刀来奔李逵。燕青生怕撅撒了事,【拄著杆棒,也跳过墙来】。那中箭的汉子一道烟走了。

  说时迟,那时快,武松却用手略按一按,托地已跳在桌子上,把些盏儿、碟儿,都踢下来。两个唱的行院,惊得走不动。那个财主官人,慌了脚手,也惊倒了。西门庆见来得凶,便把手虚指一指,早飞起右脚来。武松只顾奔入去,见他脚起,恰好那一脚正踢中武松右手,【那口刀踢将起来,直落下街心里去了】。西门庆见踢去了刀,心里便不怕他,右手虚照一照,左手一拳,照着武松心窝里打来。

  燕青转回身,看了这两个,寻思道:“我正没盘缠,何不两拳两个,夺了包裹,却好上梁山泊。”揣了弩弓,抽身回来。这两个低着头只顾走。燕青赶上,把后面带毡笠儿的后心一拳,扑地。却待拽拳再打那前面的,反被那汉子手起棒落,【正中燕青左腿,打翻在地】。

  为何李逵怕燕青?原来【燕青小厮扑天下第一】,因此宋公明着令燕青相守李逵。李逵若不随他,燕青小厮扑,手到一交。

  任原看了他这花绣,【急健身材】,心里倒有五分怯他。殿门外月台上本州太守坐

  在那里弹压,前后皂衣公吏环立七八十对,随即使人来叫燕青下献台,来到面前。

  那一丈青是个乖觉的人,心中道:“这厮无理。”便将两把双刀,直上直下砍将入来,这王矮虎如何敌得过,拨回马,却待要走,被一丈青纵马赶上,把右手刀挂了,轻舒猿臂,将王矮虎提离雕鞍,活捉去了。众庄客齐上,把王矮虎横拖倒拽捉去了。有诗为证:

  西门庆还是好色之人,好色在水浒里是极度伤身的,尤其是西门庆这种沉浸于其中的

  武松却又闪在一边。原来那大虫拿人,只是一扑,一掀,一剪;三般提不着时,气性先自没了一半。那大虫又剪不着,再吼了一声,一兜兜将回来。武松见那大虫复翻身回来,双手抡起哨棒,尽平生气力只一棒,从半空劈将下来。只听得一声响,簌簌地将那树连枝带叶劈脸

  打将下来。定睛看时,【一棒劈不着大虫】。原来【慌了】,正打在枯树上,把那条哨棒

  逵却拿了朴刀,就洞里赶将出来,那老虎负疼,直抢下山石岩下去了。李逵恰待要

  赶,只见就树边卷起一阵狂风,吹得败叶树木如雨一般打将下来。自古道:“云生

  从龙,风生从虎。”那一阵风起处,星月之下,大吼了一声,忽地跳出一只吊

  睛白额虎来。那大虫望李逵势猛一扑,那李逵【不慌不忙】,趁着那大虫的,手起

  一刀,【正中那大虫颔下】。那大虫不曾再展再扑:一者护那疼痛,二者伤着他那气管。

  武松道:“好的,切二三斤来吃酒。”店家去里面切出二斤熟牛肉,做一大盘子,将来放在武松面前,随即再筛一碗酒。

  酒家又切了二斤熟牛肉,再筛了三碗酒。武松吃得口滑,只顾要吃,去身边取出些碎银子,叫道:“主人家,你且来看我银子,还你酒肉钱够么?”

  李逵道:“我喉咙里也烟发火出。你且等我背你到岭上,寻水与你吃。”娘道:“我

  儿,端的渴杀我也!救我一救!”李逵道:“我也困倦的要不得。”李逵看看捱得

  到岭上,松树边一块大青石上,把娘放下,插了朴刀在侧边,分付娘道:“耐心坐

  武松的是他离开柴进家的时候主动携带的,证明他使用的水平不差(对于他自己来说),否则不会拿条防身

  不两个时辰,把李逵灌得酩酊大醉,立脚不住。众人扶到后堂空屋下,放翻在一条板凳上。就取【两条绳子】,连板凳绑住了。

  吊桥边火把齐明,只见黑旋风李逵,左有李立,右有曹正,李逵浑身脱剥,手拿双斧,从城濠里【飞杀过来】;李立,曹正,一齐俱到。

  祝龙急回马望北而走,猛然撞着黑旋风,【踊身便到】,轮动双斧,早砍翻马。祝龙措手不及,倒撞下来,被李逵只一斧,把头劈翻在地。

  李逵又跳过那边船上去拔那竹篾,那七八十渔人都奔上船,把竹篙来打李逵。【李逵大怒】,焦躁起来,便脱下布衫,里面单系着一条棋子布手巾儿,见那乱竹篙打来,两只手一驾,早抢了【五六条】在手里,一【似扭葱般都扭断】了。

  怎敌得李逵水牛般气力?直推将开去,不能够拢身,那人便望肋下擢得几拳,李逵那里着在意里?那人又飞起脚来踢,被李逵【直把头按将下去】,提起铁锤般大小拳头,去那人脊梁上擂鼓也似打。【那人怎生挣扎】?李逵正打哩,一个人在背后劈腰抱住,一个人便来帮住手,喝道:“使不得,使不得!”李逵回头看时,却是、戴。李逵便放了手,那人略得,一道烟走了。

  四下里望时只见黑旋风远远地拍著双斧,叫道:『来!来!来!』朱仝性起,奋不顾身,拽扎起布衫,大踏步起将来。李逵回身便走,背后朱仝赶来。那李逵是穿山度岭惯走的人,朱仝如何赶得上,先自喘做一块。李逵在前面,又叫:『来!来!来!』朱仝恨不得不得一口气吞了他,只是赶他不上。天色渐明,李逵在前面急赶急走,慢赶慢行,不赶不走。

  朱仝虽不是啥猛将,但能排在八彪可见实力绝不会太差,但李逵就想小孩子一样遛朱仝,可见李逵的耐力。

  此外,李逵一般都是冲在最前边,要不是鸣金收兵他能杀一整天,可见李逵的耐力是绝对出色的。

  次日,琼英尚记得飞石子的法,便向墙边拣取鸡卵般一块圆石,不知高低,试向卧脊上的鸱尾打去,正打个着,【一声响亮,把个鸱尾打的粉碎,乱纷纷抛下地来。】却惊动了倪氏,忙来询问。

  孙安正待上前,只见本阵军兵,分开条,中间飞出五百步军,当先是李逵、鲁智

  深、武松、解珍、解宝,五员惯步战的猛将。李逵手板斧,直抢过来,大叫:“那

  婆娘不得!”琼英见他来的凶猛,手拈石子,望李逵打去,孙安正待上前,只见本阵军兵,分开条,中间飞出五百步军,当先是李逵、鲁智

  深、武松、解珍、解宝,五员惯步战的猛将。李逵手板斧,直抢过来,大叫:“那

  婆娘不得!”琼英见他来的凶猛,手拈石子,望李逵打去,孙安正待上前,只见本阵军兵,分开条,中间飞出五百步军,当先是李逵、鲁智

  深、武松、解珍、解宝,五员惯步战的猛将。李逵手板斧,直抢过来,大叫:“那

  婆娘不得!”琼英见他来的凶猛,手拈石子,望李逵打去,,【正中额角。】李逵也

  吃了一惊,幸得皮老骨硬,【只打的疼痛,却是不曾破损。】琼英见打不倒李逵,跑马

  入阵。李逵大怒,虎须倒竖,怪眼圆睁,大吼一声,直撞入去。鲁智深、武松、解

  珍、解宝,恐李逵有失,一齐冲杀过来。孙安那里阻当得住?琼英见众人赶来,又

  一石子,早把解珍打翻在地,解宝、鲁智深、武松急来扶救。这边李逵只顾赶去,

  琼英见他来得,【至近。】,忙飞一石子,【又中李逵额角。】。两次被伤,方才鲜血迸流。李逵,【终是个铁汉,那绽黑脸上,带着鲜红的血,兀是火喇喇地,挥双斧,撞入阵中,把北军乱砍。】那边孙安见琼英入阵,招兵冲杀过来,恰好邬梨领着徐威等正偏将佐八

  琼英的飞石相当厉害,可以把个鸱尾打的粉碎,梁山上没有人可以正面硬接一发,而李逵连挨两下,又都是打在额角上,况且第二次距离是“至近”,李逵只是流了点血,一点都没有影响战斗力,还把琼英这个小浪蹄子吓得掉头就跑。

  一阵恶风,把李逵吹入【云端里】。只见两个黄巾力士,押着李逵,耳边只听得风雨之声,不觉径到蓟州地界,吓得魂不着体,手脚摇战。忽听得刮剌剌地响一声,却从蓟州府厅屋上骨碌碌滚将下来。

  当日正值府尹马士弘坐衙,厅前立着许多公吏人等,看见【半天里】落下一个黑大汉来,众皆吃惊。马知府见了,叫道:“且拿这厮过来!”当下十数个牢子,把李逵驱至当面。马府尹喝道:“你这厮是那里妖人?如何从半天里吊将下来?”【李逵吃跌得头破额裂,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逵从“云端里”落下来试问云端有多高?云层有很多种,但平均下来差不多有2500米高,也就是说,李逵从2500m高的云层里摔下来,只是“头破额裂,半晌说不出话来”,没啥大事,“半晌说不出话来”的潜台词就是过了这说不出话的半晌,李逵又说得出线米高的云层中跌下都没啥事,那还有什么东西伤得了李逵?

  且说宋先锋领起分定人马,攻打常苏二州,拨长驱大进,望陵郡来。为头正将一员【关胜】,部领十员将佐。那十人:秦明,徐宁,黄信,孙立,郝思文,宣赞,韩滔,彭舾,马

  麟,燕顺;正偏将佐共计十一员,引三千,直取常州城下,摇旗擂鼓搦战。吕枢密看了

  又听得报道:“城下有五百步军打城,认旗上写道为首的是『黑旋风』李逵。”吕枢密道:“这是梁山泊【第一个】,【惯的好汉】,谁敢与我先去拿他?”帐前转过两个得胜获功的统制官高可立,张近仁。吕枢密道:“你两个若拿得这贼人,【我当一力保奏】,【加官重赏】。”

  仁+高立可=徐宁+宣赞+郝思文+关胜,实力绝对强悍,不要跟我说什么这二人是副将,实力绝不会强,从二人击杀彭舾韩韬可以看出,这二人配合极度默契,联手实力绝对超五虎。

  李逵听了这说,也不打话,拿起两把板斧,直抢过对阵去。鲍旭见李逵杀过对阵,急呼项充,李衮舞起蛮牌,便去策应。四个齐发一声喊,滚过对阵。高可立,张近仁了一惊,措手不及,急待回马,那两个蛮牌,早滚到马颌下,高可立,张近仁在马上把望下搠时,项充,李衮把牌迎住。李逵斧起,【早砍翻高可立马脚】,【高可立颠下马来】。项充叫道:“留下活的”时,李逵是个好的汉子,那里耐得住,早一斧砍下头来。鲍旭从马上揪下张近仁,【一刀也割了头】,四个在阵里乱杀。

  吕枢密看了道:“谁敢去退敌军?”钱振鹏备了战马道:【“钱某当以效力向前。】”吕枢密随即【拨六个统制官】相助。六个是谁:应明,张近仁,赵毅,沈,高可立,范畴。七员将带领五千人马,开了城门,放下吊桥。钱振鹏使口拨风刀,骑一匹卷毛赤兔马,当先出城。

  李逵四人组vs江南双神+1000马步军,完胜。敌将无人敢出战,而关胜来的时候,钱振鹏立即答应,而众将也很欣然前往。

  宋军内有几个探子,却认得高可立、张近仁两个,是杀韩滔、彭的,便指与黑旋风道:“这两个领军的,便是杀俺韩、彭二将军的!”李逵听了这说,也不打话,拿起两把板斧,直抢过对阵去。鲍旭见李逵杀过对阵,急呼项充、李衮舞起蛮牌,便去策应。四个齐发一声喊,滚过对阵。高可立、张近仁吃了一惊,措手不及,急待回马,那两个蛮牌,早滚到马颔下。高可立、张近仁在马上把枪望下搠时,项充、李衮把牌迎住。【李逵斧起,早砍翻高可立马脚】,高可立下马来。项充叫道“留下活的”时,李逵是个好的汉子,那里耐得住,【早一斧砍下头来】。鲍旭从马上揪下张近仁,一刀也割了头。四个在阵里乱杀。黑旋风把高可立的头缚在腰里,抡起两把板斧,【不问天地】,【横身在里面砍杀】,杀得【一千马步军,退入城去】,【也杀了三四百人】,【直赶到吊桥边】。李逵和鲍旭两个,便要杀入城去,项充、李衮死当回来。城上擂木炮石,早打下来。四个【回到阵前】,五百军兵【依原一字摆开】,那里敢轻动?

  石宝带两员首将,被李逵后发先至击败,吓得屁滚尿流,【躲】到从中不敢出战,连流星锤也不敢使。可以想见如果没有石宝,他必死无疑。

  李逵引着焦挺,且教与时迁厮见了。时迁劝李逵回山:“宋公明哥哥等你!”李逵道:“你且住。我和焦挺商量定了,先去枯树山捉了鲍旭,方才回来。”时迁道:“使不得,哥哥等你,即便回寨!”李逵道:“你若不跟我去,你自先回山寨,报与哥哥知道:我便回也。”时迁【】李逵,自回山寨去了。

  徐宁见了,抢向前来,一把揪住时迁,喝道:“你这厮好大胆!如何盗了我这副甲来?”时迁道:“住,住!不要叫!是我盗了你这副甲来。你如今却是要怎地?”徐宁喝道:“!倒问我要怎地!”时迁道:“你且看匣子里有甲也无?”汤隆便把匣子打开时,里面却是空的。徐宁道:“你这厮把我这副甲那里去了?”时迁道:“你听我说。姓张,排行第一,泰安州人氏。本州有个财主,要结识老种经略相公,知道你家有这副雁翎锁子甲,不肯货卖,特地使我同一个李三两人,来你家偷盗。许俺们一万贯。不想我在你家柱子上跌下来,闪肭了腿,因此走不动。先教李三把甲拿了去。只留得空匣在此。你若要奈何我时,我到官司,只是拚着命,就我也不招。休想我指出别人来。若还肯饶我官司时,我和你去讨这副甲还你。不知尊意如何?”

  正行之间,只见一丈青飞马赶来,措手不及,便拍马望东而走,背后一丈青紧追着,八个马蹄翻盏撒钹相似,赶投深村处来。一丈青正赶上,待要下手,只听得山坡上有叫道:“那鸟婆娘赶我哥哥那里去?”看时,却是【黑旋风李逵】,抡两把板斧,引着七八十个小喽罗,大踏步赶将来。【一丈青便勒转马】,【望这树林边去】。也勒住马看时,只见树林边转出十数骑来,当先簇拥着一个壮士。那来军正是【豹子头林冲】,在马上大喝道:“兀那婆娘走那里去?”一丈青【飞刀纵马】,【直奔林冲】,林冲挺丈八蛇矛迎敌。

  楼主所写,很多地方都是由然后的几句就加上一句这说明李逵多多厉害。连杨雄都比武松强了,施公 水浒寨中最英雄的评价看来真是他自己太蠢了。你们这个吧的人就和水浒吧吧主一样的没资格看水浒,因为你们根本不尊重原著。如果开贴辩论鲁和武松力量的比较以及单挑结果的猜想,还有的一看,玩碰碰车的非要去说比大货司机驾驶技术好不可。

  却说王尚书正走之间,撞着李云,截住杀。王尚书便挺枪向前,李云却是步斗。那王尚书枪起马到,早把李云踏倒。

原文标题:不太来贴吧了最后整理一下关于李逵和武松的武力说明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yulexinwen/2020/0327/4006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