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经济学家:需用恰当宏观政策来应对

娱乐新闻 2020-02-0598未知admin

  2020年初爆发的新型感染的是个对经济运行影响巨大的事件。目前,仍在发展阶段,尚难以对最终的做出精确判断。相应地,此时对经济影响的一定是初步而粗糙的。不过,在不确定的中做出预判,正是研究的价值所在,也是应对所需要的。笔者相信,在目前强有力防疫措施的作用下,在全国范围内的发展能够在今年2月得到有效控制。湖北省发展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但也只会带来区域性的影响。基于这样的假设,目前初步估计今年1季度P增速有可能因为的爆发而降低约1个百分点,但全年P增速受影响的幅度则相对有限,大概在0.2个百分点。

  对于影响的,不同的人可能会得出不同的数量结果。但在的过程中,有两个原则应该是大家都能同意的。

  原则之一,时要把政策对的应对纳入考虑。面对的爆发,人类并非束手无策,而会采取有针对性的措以应对。春节期间全国范围内的防疫措施、春节假期的延长,都是面对的针对性举措。对走势的估计自然需要把这些应对措施纳入考虑。类似地,面对给经济带来的冲击,宏观政策也会做针对性反应。所以,在的经济影响时,诸如宏观政策应该怎么做、会怎么做、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这样的问题,是必须要想到的。脱开对政策应对的考虑,只是机械地估计哪些经济活动受到了多大程度影响,难免得到刻舟求剑的结果。

  原则之二,时要区分的短期影响和影响。在短期内已经给我国经济带来了冲击。旅游、餐饮、娱乐等行业在春节期间的萧条大家都看在眼里。但短期冲击并不等于影响。不应将短期影响简单外推到。基于两个很容易想到的原因,的影响一定会显著小于短期冲击。其一,的爆发终究只是一个短期现象。就算在2月份还没能得到控制,按照2003年的经验,在入夏之后也会明显减弱。

  因此,放在一年的维度里来看,期所占的时间比例不会太长。这意味着尽管的短期冲击可能比较猛烈,它对整年经济运行的影响还是有限的。其二,并不是完全消灭了经济活动,而很大程度上带来经济活动的形式转换和时间转移。在外面的馆子里吃得少,不代表大家就不吃饭了,而是会更多在家里吃。春节期间没出去旅游,不代表就不旅游了,而更可能会改期到以后再去。在过去之后,被的经济活动会焕发出来,形成恢复性的反弹。也就是说,在爆发的1季度,经济活动应该会明显弱于正常,但缓和之后季度的经济活动可能反而会强于常态,一定程度上弥补1季度经济留下的缺口。

  但带来的影响未必一定只停留在短期。对和短期的判断,一方面取决于对经济状态的研判,一方面取决于政策的应对。2020年是闰年,总共有366天,不会因为的爆发而变化。目前,全国已经将春节假期延长到了2月2日,还有部分地区将节后复工日期推迟到了2月10日。这些因为而放掉的假是很难在未来补回来的。

  不过好在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是需求不足的约束,而并非供给瓶颈。事实上,从前期偏低的产能利用率数据,以及偏弱的就业市场数据可以看出,我国的产能和劳动力并未处在充分利用状态。更通俗地说,在需求不足的约束之下,我国并不是一年从头到尾都在满负荷地生产,生产计划其实并不饱满。因此,尽管今年因为的爆发而损失了一些工作日,但这些工作日的产出可以在未来的工作日中通过产能利用率的提升来弥补。这是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有限的重要原因。我国拥有的富余产能为将影响局限在短期提供了一个有利条件。但这个条件能否发挥作用,还取决于宏观政策能否妥当应对的负面影响。

  虽然终归会过去,但如果活不到结束,则一切休提。这个道理对人成立,对企业也成立。带来的短期冲击是不可低估的。小微企业因为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在这种冲击中可能会面临不小困难。其中,资金链的接续性是最大风险所在。因此,在实体经济中营造宽松的,尤其小微企业的可获得性,是面对当有的宏观政策应对。在企业面临流动性危机时,的数量比的价格更为重要。

  因此,货币政策有必要通过降准等手段投放充裕的基础货币,并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各种手段向实体经济投放。这样做的核心目标是增加实体经济中的流动性数量,企业资金链的接续。在应对危机的时候,宽松不足的危害大过宽松过度。宽松过度,无非是短期内流动性泛滥,接下来流动性投放少一点就好了。但如果宽松度不足,则可能导致企业资金链接续出问题,危及企业的。至于降息这种价格型的工具,其紧迫性则不如数量型宽松工具那么强。除了企业这一条渠道外,短期冲击化的另一条渠道是预期。经济活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对未来的预期。如果大家对经济前景抱有悲观预期,那么消费意愿和投资意愿都会萎靡,从而令当前的经济活动就走弱;而经济活动的走弱反过来又会助长悲观预期。为了防止这种悲观预期的实现,过后,“稳预期”应该居于宏观政策的核心地位。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的决胜之年,小康目标是稳定预期的重要“定心丸”。

  此时,尤其要避免用爆发为借口来为经济增长下滑做。当然会带来短期经济增长的下滑。但正如前面所的,决策者完全有能力在一年的时间维度上,将负面影响大部分对冲掉。此时利用来鼓吹经济降速,无异于拿灾害来当无所作为的借口,既不利于政策的声誉,更不利于稳定预期。稳预期除了要政策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有实在举措。去年年末的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了,今年的宏观政策要“稳字当头”“动态调整”。在的冲击之下,稳增长的政策力度需要动态加大。一方面,货币政策要更为宽松,尤其的合理增长。更多的投放既可以企业资金链的短期接续,也可以给经济增长提供支持。在货币政策保持宽松的同时,财政政策也要积极发力。在爆发的短期,财政有必要针对性地增加开支,为抗疫措施提供财力支持。此外,还可以对那些受到明显负面影响的行业和地区减免税收,帮助相关企业渡过。而在财政增支和减收压力都加大的时候,财政赤字必然需要扩张。此时没有必要拘泥于3%的赤字率,可以让财政赤字占P的比重超过3%。毕竟,3%的赤字率并非财政可持续性的必要条件。对于我国这么一个增速较高的国家来说,尤其如此。

  当前仍处在的发展期,对经济影响的需要根据形势的发展随时更新。对于预判来说,需要高度关注以下一些观察点:

  第二,在的冲击下,中小企业的状况。宏观政策需要妥善对冲带来的短期冲击。

  第三,受控之后的经济政策导向。如果政策能够给市场定心丸,那么之后的经济反弹是可以预期的。

  第四,过后,宏观政策能否更积极地转向稳增长,弥补期经济留下的缺口。如果相应的政策能够落地,那么市场对经济触底回升将会有很强的预期。这样的预期,再加上爆发前我国经济向好的趋势,将会让在经济数据上砸出的坑变成经济向好趋势的前奏。

原文标题:首席经济学家:需用恰当宏观政策来应对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yulexinwen/2020/0205/1643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