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查看最新章节

娱乐新闻 2020-01-27194未知admin

  我抬起手看看手心,赫然写着一个“解”字。我点点头:“是为了救解铃。”

  七爷伸个懒腰:“走吧,我把你送过去,这一趟差事就算完成任务了。至于你的命运,顺其自然,到时你就知道了。我啊,也该归去喽。”

  我们出了公园,顺着沙滩走到海边,这里有很多奇形怪状的礁石,大大小小紧凑在一起。礁石非常滑,遍布尖锐的贝壳,跟小刀子似的,必须小心翼翼。我们来到礁石下面,在两块大礁的中间,浪潮涌荡,有一只羊皮筏随着波涛起伏。

  “纠正你一个错误,你眼前的这片大海不是之海,而是心间。能不能渡过去,能不能顺利找到你要找的人,就看你能不能撑过自己内心的海了。”七爷说。

  “当然你如果不想去也行,跟我走吧,阎罗十殿,我随便给你安排一个,你觉得哪一殿的刑罚你能受得了?”七爷笑眯眯看我。

  我小心翼翼扶住礁石,慢慢探着脚下到羊皮筏上。海水起伏得非常厉害,我站立不稳,只能趴在。我很少坐船,因为我比更容易晕船,小时候跟着父母旅游坐过一次游览船,就在近海转了一圈,差点没给我吐死,绝对死得过的。

  现在这羊皮筏子上下颠簸,时间不长我就头晕眼花直犯恶心。七爷蹲在礁石上,笑着说:“去吧。”说罢,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筏子把气吹出去。

  我趴在筏子上,这脑袋晕的啊,就像不是自己的。胃里泛酸水,喉头阵阵发紧,就想好好吐一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醒来。抬头看看天,还好,没有太阳,压着。我坐在筏子上,前后看看,茫茫的大海一望无际,根本看不见陆地的影子。

  筏子上没水没食物,连遮光避雨的地方都没有。筏子就这么,无所目的,海面没有波涛,平滑得像一面镜子。

  这情景让我想起《少年派》的电影了。脑子胡思乱想,不知怎么想起那只陪着少年派的老虎。我感觉自己心中也有只老虎,这只老虎无影无形,偏偏又有迹可循,你不想找它,它就在你心里徘徊,让你焦躁,而等你想体味它,它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看着碧蓝的大海,回想着走阴一来的种种往事,心头涌起不知什么滋味。我闭上眼睛,从小山村开始想起,遇到何勤和卢雯,接着是谭局长、宁哥……何勤斩首套上猪皮,谭局长乱刃分尸,林永活活烫死……一幕幕情景像逼真的电影在我脑海中不断回映。

  我在海上不知呆了多长时间,这里不见天日,没有参照物,根本没法准确计量时间。我嘴唇干裂,躺在筏子上,看着云层压低的天空。

  七爷说,这里是,能不能出去,就看我能不能战胜自己内心了。我看看手心的“解”字,忽然有所悟,这个解不单单指的是解铃那个人,也指的是解开我心中之铃。

  每个里都有一份隐秘,一份最刺疼内心的,不能想,想了就郁闷,想了就痛。何勤的是自尊,卢雯的是妈妈,粉强的是小妖,而宁哥的是我是谁。这个就是人生命里的附骨之蛆,它们紧紧咬噬在你的骨头缝里,能摆脱它们的只有你自己。

  我的太多了,王晓雨算不算?如果,能达到附骨之蛆的标准,王晓雨还真不算。她算是一个我比较喜欢的女孩,要说多爱那不至于。李扬铜锁他们,只是朋友而已。还有谁呢,我脑子里突然蹦出李大民。

  我欣赏他的冷静睿智,不为所羁绊,他有他自己的世界观和。他那种不羁,叛逆,,甚至都是我所羡慕的。不顾及伦理和面子,身怀大,让我如此。

  我杀了哑巴女孩,这个举动就有点向李大民致敬的意思。他如果换成我在这种情境下,他会怎么做?我相信他不会甘心等待命运惩罚的到来,早就自己动手把碍眼的谭局长宁哥林永他们全都宰了。

  长老须曾问世尊,如何降伏其心。说,应如是降伏其心。大概意思是,当你问出怎么降伏内心的那个瞬间,你就降伏住了自己的内心。因为你在思考问话的这个瞬间是专注的,是期待答案的,你没有在想令自己苦恼的问题。

  有点玄是不是。在我看来只是用一种换另一种,既然放不下那就拿别的东西来换手里的扎手荆棘。

  我微微笑着,阴间到底是什么盘膝坐在筏子上,看着筏子随风而动,慢慢飘向陆地。还没靠岸,就感觉热浪滚滚,热得让人透不过气。

  筏子停在岸边,我跳进水里往岸上走。这里就像到了非洲,炎热无比,热汗直流。我看到所有的一切都在燃烧,子、树木、野草甚至包括石头。天空飘着浓浓的白色烟雾,墙上的铜链被火烧得炸裂开来,而在锁链上居然还绑着一个赤身**的人,他皮肤烧得熏黑。锁链的烫,火苗的烤,把他得,都是大泡。他不停喊着:烧的好,烧的好。

  我沿着往前走着,景象非常,到处都是腾空而起的火焰,万道红舌喷射,有许多人就锁在火海之中,遭受万火焚身之苦。可能这帮人也皮实了,疼成那样,照样有说有笑。还有的彪悍男子桀骜不驯,给捆在一个铜柱上,火红的铜柱红得鲜艳,他烫的冒白烟,可还在喊着:爷,你就这么点能耐,还不够给我挠痒痒的,哈哈,再来再来。

  这里受惩的人目所能及就成千上万,更有那样的漂亮姑娘美丽女孩,居然也扒光了在火堆里烤。火花缤纷的火焰里,她们咬着自己长长的黑发,不停地扭动着蜂腰肥臀,热汗随着脸颊滴滴答答往下淌,看见我了直接伸出手求救。那种惨象我不目睹,这一幕幕真是勾勒出一幅活。

  这一所见所闻,都非所能承受,相比起来恐怖片就是幼儿园级别的。这时,边出现一个人正在拿着什么书在看,一看到他我就大吃一惊:“彭大哥?!”

  那人抬起头,我靠,还真是。他看我微微一笑,丝毫不感惊讶:“小刘,你也来了。”

  彭大哥笑:“是啊,我记得和你说过吧,哦对了,我们那次相谈是在妄境里,出了那里你就忘了。”

  彭大哥呵呵笑,没有说什么,懒洋洋伸了个懒腰:“呦,到时间了,我不招呼你了。”

  我看到他身后有个大炉子,仔细一看,我靠,这不是火葬场的焚烧炉吗。彭大哥躺在传送带上,朝我摆手,那带子开始动了,把他送进了焚烧炉里,炉门关闭。我正愣神,忽然一阵“轰”的火响,透过炉门缝隙,看到里面热焰窜腾。焚烧炉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家伙,里面至少能到千度高温,别说大活人,就算一块铁板都给你烧成水。

  时间不长,炉门打开,传送带把彭大哥送出来。他脸色有点苍白,从带子上坐起来,苦笑一下:“一天早中晚,各烧一次。”

  摆摆手:“想走也走不了。”我这才注意到,在他两只肩膀上各穿着一条,正好穿过琵琶骨,把他像狗一样拴在焚烧炉旁边。他活动的范围不过周边五六米而已。

  “你去找你的小朋友吧,往右拐捡直了走,就能看到一处大殿,他就在里面。”说。他叹口气摇摇头,有些神伤,慢慢念道:“一枕黄粱粥,千年帝王梦,久有凌云志,不过笑一声。这是我的执念,放不下我就走不了。你去吧。”

  我顺着的方向,走出没多远,眼前果然出现一座恢宏大殿。这大殿身处火海之中,可偏偏幽深清静,透出一个冷字的境界。我抬起头,看到高高的门楣上有石牌横建,写着三个字:不归。

  我走进大殿,里面光线很暗,幽深无比,可还是能看到四周空荡荡的,只有数根殿柱在高高矗立。这里没有供桌没有神龛没有神像,空空一片,让里空落落的不舒服。

  有一条深邃走廊,我沿着走廊缓缓向里走去。走廊很古老,石砌的地面,古老的木头廊柱,雕花的棉纸窗户。很深很深,似乎没有尽头。

  走了很长时间,我看到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门。我走过去,阴间到底是什么稍一犹豫,轻轻推开。

  里面很小,看上去像是一间禅。在正中有一口大锅,下面燃着火,里面热油滚沸。我看到解铃,双手捏诀,端坐在热油之中,正微微闭着眼不知做什么。

  解铃说:“我在这里很久,设想过很多人来找我,可是没想到最后出现在这里的是你。”

  解铃说:“这里是无间一处发愿堂,阴间到底是什么你坐在油锅里发一愿就能救一罪魂。”

  “我靠,外面成千上万的阴魂,还有很多死不的,这得发愿到什么时候?”

  “如果你能端坐油锅,自己先到了不疼不苦的,才能谈得上救人。自己都无法自救,何谈救别人呢?”解铃笑着说。

  “想做就做,没什么伟不伟大的。你不是一直想成为李大民那样的男人吗,可以想做就做,更可以如此。”

  解铃从油锅里站起来,纵身一跳落在地上。告诉我手诀和,以及注意事项。我缓缓攀上油锅,坐在里面。

  他很潇洒,大摇大摆推门而出,随着大门的关闭,我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的走廊里。

  叶戴宁看看香:“别着急,一根香还没燃尽。如果这根香烧没了,他还没回来,那就是有了。”

  李扬说:“刚才马丹龙马给我来了电话,问我知不知道刘洋走阴的事,他……他居然在看到刘洋了。”

  李扬说:“他把我臭骂一顿,说那么的事居然让刘洋去做。还说他看刘洋满脸死气,,越走越深,恐怕……”

  就在这时,那根香突然像是着了火,嗤嗤狂燃,好像一眨眼的工夫就烧到了根部。

  叶戴宁也有些愣神:“刚才刘洋把我在的魂魄放出来,恐怕现在他已经到了解铃所在的地方。”

  “不要去了。”忽然一个人在门外说话,大家一起去看,人影从外面走进来,渐渐清晰,居然是解铃。

  《到底是什么》情节跌宕起伏、扣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科幻灵异小说,溜达小说转载收集到底是什么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原文标题:阴间到底是什么查看最新章节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yulexinwen/2020/0127/1194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