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叫阵中国,闹剧主角到底是谁?

文化新闻 2020-05-24125未知admin

  原标题:叫阵中国,闹剧主角到底是谁?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子思】

  月黑风高,气氛肃杀,中国的形势一日紧似一日。

  美国方面,特朗普总统、蓬佩奥国务卿、再加上纳瓦罗、班农等一众顾问及党议员,频频亮相,轮番登台叫阵,曰追责曰索赔曰资产冻结,成立“中国行动委员会”,似乎要与中国大战多少个回合。

  国际方面,英国、、部分智库和,多国的地方、协会、非组织和律师个人,遥相呼应,摇旗呐喊,似乎组成了一个跟随美国的“委员会”。

  而这两个“委员会”的成立,正值中国自暴发以来累计出口口罩已超过200多亿只,全世界平均每人都可得到3-4只的时候。

  正值全球持续蔓延,累积确诊病例突破400万例,累计死亡人数逼近28万例的时候。

  正值美国累计死亡人数已超过8万,是二战后美国在越南战争和朝鲜战争中的战斗死亡人数之和的时候。

  正值、韩国和新加坡等国的新增病例在连续多日处于低位之后突然骤增,开始担忧出现第二波感染风险的时候。

  正值中国根据本国抗疫和经验,苦口婆心、口干舌燥团结协作共同抗疫,不要“病毒”、国际争端的时候。

  但是,有人就是要罔顾事实、不听劝告、,有人就是要把全部都推到中国身上。特朗普总统在周一的记者会上回答CBS News华裔女记者“为什么你在美国死亡超过8万人的时候将新冠病毒测试视为一个全球竞争?”这一问题时,竟然让她去问中国!

  被问美国抗疫不力,特朗普拿中国搪塞

  一边是人人可见、黑白分明的基本事实,另一边是连串的和谎言,正如5月9日的新闻稿中指出的,“近期,美国一些和为转移国内应对新冠不力,甩锅中国,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谎言。”随着事实与谎言、与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一个现实也浮出水面:有人又要故伎重演,再次世界、、历史的逆天把戏了!

  但是,把戏很、很陈旧、闹剧的套,由此不难判断,这些人忽略了这一点:今日世界早已不同于过去的世界,今日中国也早已不同于过去的中国,今日的世界包括国家的也都不同以往了。少数人、伪造历史、逆转大局的时期,不会再继续了。

  这些人是谁?

  他们是叫阵中国这场闹剧的主角,但不是美国,不是,他们只是少数人,一小部分很特殊的人。但人们也不必把他们想象成一个秘密组织、一个小集团。他们其实就是一群散落在不同机构、担任着不同职务的要害人物。

  其中有一些是中握有重权的,有一些是中主编、记者、明星、主持人和评论员,有一些是大学、智库等学术机构中的知名学者和著作人,另外还有一些更为隐蔽的人物,包括大型基金会的董事和项目经理等。

  虽然他们并不属于一个组织,甚至相互之间也有公开或隐蔽的斗争,但从整个人类范围来看,他们仍是有别于绝大多数人的、内部有着很强共性的、能够基于共性形成一致性行动的一个特殊人群。

  共性之一:

  首先,这些人都是坐拥某种超越国界的甚至全球性巨大的人,其中包括们的行力和司法、人的、学者们的思想、明星们的文化、资本家们的金融等等。他们对自己拥有的特殊具有的意识,并且会不失时机地运用这些,以服务于某种特殊目的。

  因此,他们都属于广义上的“者”,按照丹尼斯·朗对的定义,就是那些具有在很大范围内“对他人产生预期和预见效果之能力”的人。(Dannis Wrong,1988)由于他们掌握的大到超越国界甚至影响全球,因此也可以将他们这个群体理解为全球的“顶层”,或更直白地说,“地球村”的“村霸”小集团。

  共性之二:私

  他们掌握着巨大的全球性,但是,除了一部分的行力之外,大多数都不属于公,而是私。

  例如各个私人基金会通过自身巨额资本而获得的金融,著名学者通过自身的著作和文章而获得的思想,影视明星或运动明星通过自身形象而获得的文化,人通过所在和自身言论的影响力而获得的话语等等,都属于私有的,与大众无关。即使是官员通过选票而取得的行力,在国家中由于对于活动的深度影响,也不再是服务于和国家的公,而变质为服务于背后金主的私了。

  资本无祖国,思想和文化无国界,文化新闻话语的影响力遍及全球,因此虽然是一小撮人掌握的私,但却是远大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全球性。当今世界,巨大的私主导着全球事务,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引起应有的关注。

  共性之三:资本

  私不是公,其来源与的授权毫无关系,“民有民治民享”原则从来不适用。在前现代,私主要由私人武装提供基础,在资本主义时代,私主要由私人财富和资本提供基础,而在资本高于一切甚至高于的国家里,方方面面都被资本所控制。

  所以,不同者虽然分别掌握着不同的,背后却也都是资本这一种在运作。这就是人们看到的私“结构系统”,即私人基金会(资本)—智库和学术机构(思想和文化)—和人(行力、司法、)。

  重要的是,私的原则从来不是“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而是“权为钱所赋,权为钱所用”,与主义的说辞恰恰相反,这种植根于之中的从来没有、也决无可能被“关在里”。

  共性之四:反

  私与公相对,也与民相对。在全球化时代,私“结构系统”实际上构成了全球的私中心,在全世界之上,而世界则介于全球私中心与本国两者之间,其中一部分国家的代表了本国全球私的公(如以中国为代表的国),另一部分国家的则代表了世界的全球私(如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家国)。因此,表面上的中美竞争和对抗,从真实的格局上看,实际上是国所代表的公中心与寄生在美国家中的全球私中心之间的竞争和对抗。

  看到这一点人们也就明白了,那一部分疯狂的和,其实并不代表各自所在的国家,而是代表他们所属于的全球私中心的利益,基于这个私中心最根本的反立场。

  、私、资本、反这四个共性,使这群人构成了一个特殊群体,一个不需要组织形式的组织,一个不需要联系渠道的关联网络,群体内部在和利益的循环中以自适应的方式连续运行。

  问题在于,他们毕竟不只是一般的利益集团,而是超级和超级利益的联合体,这就隐含了巨大的。有学者用“精英”(Power Elite)一词概括各种相互关联组成的联合体,查尔斯·赖特·米尔斯在他1956年出版的同名著作中提醒大众:

  我们必须要记住:精英中的这些人现在占据美国结构中的战略职位,他们控制着一个优势国家的优势机构,而且作为一群人,他们处于一个能做出对世界人口带来后果的决策的。(Charles Wright Mills,1956)

  米尔斯提出的问题,在当时是如此,在当下同样是如此。美国作为一个“优势国家”,它的、军队、、企业等等“优势机构”,一旦被一群私“精英”所控制,“做出对世界人口带来后果的决策”的就随时存在。

  根据学者的统计,二战后至今,是人类历史上在名义下导致了最多的时期,全世界范围内共有5000万到5500万人直接死于和亲的军事以及冲突,还有数亿接地默默死去。美国著名左翼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问道:

  在,这种全球秩序没有受到任何挑战,甚至在被征服的世界里,人们也常常不加地接受了它。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Andre Vltchek, 2013)

  这些人干什么?

  私有的、资本控制的、反的全球性,超越边界,不受的监督(因为它就是),也不受的制约(因为它就是法律),那么,掌握并运用这个超级的小集团,从基本性质上讲,就是人类中的一个犯罪集团。当这个集团以内部自适应的方式协调一致地实施某种反的犯动时,参与者没有人是的,无论是实施的军人和,还是帮助的学者和人,都是罪犯。

  金融和是这个集团通过各类私人基金会直接拥有的,依靠这两个,“资本国际”面向全球的新殖义经济剥削和得以顺利进行。而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该集团还通过金融和手段间接地劫持美,国家的、军事或司法,实现其地缘等方面的大目标。

  新冠对金本的冲击,还在估量中。图片来源透社

  集团的金融是“国际金融”,集团的是“国际”,集团通过国家行使的、军事和司法也无不是国际性的,因此,这个集团虽然没有行政上的,但实际上却是世界上最大的,被他们用来对手的各种“帽子”——主义、主义、极权主义、全权主义等——其实全都在他们自己头上。

  但这个集团在国际上的犯为,在本国却不会受到和清算,因为本国的是被深度和的对象,在很多时候也毫无例外地成为小集团极权主义的。诺姆·乔姆斯基写道:

  只有的宣传能够动员起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目的或目标的大众。不管什么原因,反正它可以触发、冲突、和“为了改变而进行的斗争”。它可以把这个地球上最和平的大国说成是最的国家;它可以把后者描述成是对世界和平的真正;它还可以把一些对世界进行了几个世纪恐怖的国家说成是和平和的真正支柱,而且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它。这个星球上的大多数人也都相信……(Noam Chomsky, 2013)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秘密武器,其实就是关于的一套陈词滥调。很容易理解,小集团拥有近乎绝对的,为了最大限度地摆脱监督和制约,当然就会最大调门地,以实现“恶的”。从金融的需要中产生了关于“金融化”的说辞,从的需要中产生了关于“言论”的说辞,还有从的需要出发产生了关于“航行”的说辞等等。

  但正如中国的有力反驳:“航行”不等于“”,同理,文化新闻“言论”不等于“”、“谎言”,“金融化”也不等于“化”、“化”。近代以来的历史:凡是以之名推动的事业,几乎无不是以另一部分人类转入状态为代价的:

  17世纪英国的士绅贵族地追求“进步”,伴随着大批的失去土地和家园。欧洲民地到新世界,伴随着无数的非洲人、美洲人包括一部分欧洲人成为悲惨的奴隶。

  从那时起,常常就是犯罪和的代名词。埃德蒙·伯克“没有,就不会有大英帝国。”但一位当代英国历史学家却反问道:“一个自认为的民族何以了世界上如此广大的疆域……一个之国何以变成了一个之国?”为什么“出自善意”的英国人却因“市场”,而了“共同人性”?(Niall Ferguson,2003)

  几百年过去,旧式的主义和保守主义变成了新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为主、金融和为辅的超级形式变成了金融和为主、为辅的超级形式,但是以之名实施这一本质未变,一部分人类的必然导致另一部分人类的这一规律也未变。托马斯·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为何引起全球震动?因为书中的事实被解读为:二战后新殖义导致的全球财富分布不平等甚于历史上的老殖义时期!换句话说:通过金融和等新型手段进行的剥削和,比通过传统的手段更有效!

  还能玩下去吗?

  私小集团曾经无所不能。远的不说,1991年的苏联解体、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2003年的战争和阿富汗战争、2010年的“之春”、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等,都是这个小集团参与其中甚至一手主导的杰作。

  其共同特点是:虽然有些危机中使用了武力,有些没有使用武力,但无一例外地都有私集团金融和的深度运用。

  金融的运用,确保资本家在危机前后针对目标国家资本市场进行,而在发生战争的情况下还可以通过获得战前采购和战后重建中的承包合同而获利;而的运用更是不可或缺,一则确保国家在开战的理由上获得性,二则对战争方的违法犯为进行并帮助肇事者脱罪,三则将所有的统统戴在敌方的头上,四则对国家本国的进行信息屏蔽和深度。

  金融与的配合运用,以及这两种与武力的配合运用,并不需要指挥,凭着私集团内部历史悠久的自适应方式即可自动完成。这就是私与公的主要差别之一,由于紧紧围绕着私力和私人利益的相互增强这条主线,不用关心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之所在,文化新闻私小集团内部协调配合的一致行动很容易达成。

  在战争期间,时任美国长的曾推动在里成立“战略影响办公室”(Office of Strategic Influence),试图通过指挥情报和战,但却引起了一系列部门冲突,最终不得不关闭。事明,在打击非国家战略对手这一总目标上,国家私人部门提供的战、意识形态战等手段,丝毫不输部门。

  尤其重要的是,恰恰是私主导的,承担了对国家本国进行信息屏蔽和深度这个任何都很难承担的重大任务。表面上看,在国家里受到代表知情权和表达权的公共的监督,确保信息流动的和言论,但实际上,这些公共隐蔽地承担着为私小集团服务并对进行长时间的、潜移默化的的任务。

  关于这个问题,乔姆斯基说道:

  一个世纪以来,我们(国家)花了很大的力气,做了非常复杂的工作,建立起一个复杂的宣传体系。它主要通过来给我们这里的人。大量的资本被投入到营销和当中,基本的目的就是维持一个消费。(Noam Chomsky, 2013)

  百年的结果,正如安德烈·弗尔切克所指出的:

  他们(国家的)的世界是单极的。他们不会比较不同的观念、和意识形态。他们只有一种意识形态,我们可以称之为“市场”,背后则是为之服务的制议会体制和立宪君主制。

  安德烈·弗尔切克通过他本人的亲身经历发现:

  在这个世界所有大洲都居住过以后,我真的相信,“人”是这个地球上最、消息最不灵通和最缺乏的一个群体。但他们自己却相信自己是消息最灵通的人和“最”的人。(Andre Vltchek, 2013)

  正是如此。依靠商业,商业的资金投入来自于资本家,资本家通过商业不仅仅推销其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同时还塑造的消费心理、影响的思想观念。长此以往,经年累月,国家的成了一群失去了辨别能力的“人”,他们会像接受一件家用电器商品一样接受注入到他们头脑中的任何一种思想观念。而这一切却是一个隐蔽的私人小集团其巨大的私的结果。

  这就是当今这个世界的现实,直到百年不遇的新冠病毒大瘟疫在全球暴发。

  正如很多人指出的,全球很可能彻底改变了当今世界,有人甚至预测前后将如同公元纪年前后一样将时代一分为二。

  首先,人们惊讶地看到,一直都只出现在各种体现先进和强大程度排行榜上的那个“以美国为首的国家”群体,在的无情冲击之下,竟然成了在应对失败和累计确诊及累计死亡人数排行榜上“以美国为首的国家”群体。

  图片来源见水印

  其实这并不奇怪,不过是把这些国家以来由于私、公萎缩导致国家能力整体退化这个现实充分了出来,尤其是通过与中国这个始终以公为中心、以为中心的国家进行对照时,前者的困境更加。

  接下来人们又看到,在这些国家里,一方面由于国家能力残缺导致了大量人口染病和死亡,另一方面却是一如既往地推行以私为中心、以资本为中心的各种措施。体现为优先于救命、通过“群体免疫”支撑经济,以及继续通过操作事实、甚至并责任、甩锅中国。

  这也并不奇怪,如前所述,私小集团本质是资本和反,之下,私小集团在考虑到自身的健康卫生安全不成问题之后,必然会将攸关自身利益的经济运行和国际竞争置于的健康和生命之上。

  但是,这一次的私小集团注定是不能了,谎言和已不能像过去那样帮助他们过关了。这是因为:

  第一,这一次他们的对象不是任人的弱国和小国,而是已经成为世界大国的国中国;

  第二,这一次他们能够借助用来成功脱罪的资源和手段不再像过去那样充分和有效了,互联网新时代,在重要的事实上,他们已经不能、随意了;

  第三,这一次是由类的病毒带来的全球危机,他们那些危机、的欺世一直都只适用于人类,而面对病毒,他们到目前为止的表现却是进退失据,束手无策;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大势所趋、所向,中国的历史和世界的历史都证明了,人类必定朝着天下无外、天下为公的历史方向发展,决不会退回到天下为私、互为敌人的上。多行不义必自毙,私小集团世界、的日子已经太久了,中国这个世界历史上最强大、最成功的国的崛起,就是对私的宣告。

  中国在日前发布的《美国关于新冠的涉华谎言与事实》一文中说,“谎言止于,我们用事实说话。今后,只要有新的谎言出现,我们还会继续告以。”

  这是中国当前的策略,也是最有效的策略,只要一步步地“继续告以”,包括大量被的历史,私的基础就会全面崩塌,因为全球性的私没有丝毫的性,这个被少数人僭取的超级一直就建立在谎言和之上。

  叫阵中国,主角身份之日,就是受擒之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原文标题:文化新闻叫阵中国,闹剧主角到底是谁?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wenhuaxinwen/2020/0524/5876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