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結局(下)周嘉敏

时尚新闻 2020-09-0792未知admin

  評心而論,沐又安雖是剃光頭髮,穿著灰色的勞改服,但絲毫沒影響到他俊眉朗目、直鼻方口長相出眾的五官,人比原來瘦些,筆直的身形站得隨意,看著並不十分英挺,平靜的臉上沒以往陽光溫和的笑容。

  他隨意向外看看,本以為是湯俊臣或是季予乾,卻不想迎上來的是周嘉敏的目光。看到那個久病之下消瘦的倩影,沐又安大步衝到玻璃窗前,伸手抵在玻璃上,想去摸或是去擁抱那個令他心碎的身影。

  冰冷的玻璃,可看不可觸的阻隔,沐又安知道那將是永遠觸不到的愛人,他激動的在裡面大聲問,「嘉敏,你好嗎?」

  看到這樣的沐又安,周嘉敏慢慢站起身,想要向後躲,一旁邊的季予乾伸手拉住她冰冷滲著汗的手讓她坐下,指指玻璃外面的話筒。

  沐又安很清楚眼前消音、消噪的防彈玻璃,不僅阻斷了自己的,還在阻斷了他與嘉敏之間的一切,好的、壞的、過去的記憶,美好的瞬間,糾纏不清的感情,而今她的世界已經清明通透到只有哥一人。

  周嘉敏轉頭看看季予乾,又低頭看看他握著自己的手,用另一隻手拿起話筒,「又安,你好嗎?」

  沐又安聽到面前話筒傳來細弱遊絲的聲音,他抓起話筒抬頭看向玻璃窗外,周嘉敏臉上掛著恬靜的微笑,聽筒里傳來熟悉,曾令自己魂牽夢繞的聲音,「又安,聽哥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我之前生病,都不記得你了。」

  沐又安看著那令心痛又心動的笑,用力點點頭,哥終究對我不錯,「對,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永遠都是!」

  沐又安依然用力點頭,「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嘉敏,你身體還好嗎?我之前,還挺擔心你的。」沐又安語氣有些低沉。

  周嘉敏看看季予乾,「我很好,有哥在你不用擔心,哥會好好照顧我。反倒是你,自己在裡面好好照顧自己,養好身體,才能保護好戴莉和寶寶。」

  沐又安神色黯淡下來,季予乾細微地觀察著周嘉敏,他沒在嘉敏面前提過戴莉,湯俊臣是否提過他不清楚,嘉敏此說,是自己的記憶,還是湯俊臣的講述?

  周嘉敏看著沐又安羞愧的黯然,輕淺一笑,「怎麼還怕做爸爸?聽俊臣說,你很會哄小寶寶的,以前你都哄騙著積木把你叫爸爸呢!俊臣還說,戴莉把寶寶的小名都起好了,叫小木木;戴莉還打算讓小寶寶認我做乾媽,我還等著呢。」

  沐又安看著周嘉敏,也溫和地笑笑,只是那笑容背後不再有以往的陽光和率性,似乎是被一種無奈侵染著,「嘉敏,謝謝你。能有你這樣,善良、體貼的乾媽,小寶寶肯定會很開心。」

  周嘉敏點點頭,「照顧好自己,我們等你出來。再見。」說完,她放下話筒,快步走出去。

  季予乾攤攤手,「是嘉敏自己要來,她忘了以前,卻還把你當她最好的朋友,你很走運。呆著吧,我們走了。」

  季予乾走出,看著周嘉敏抬手揉眼睛的背影就知道她在流淚。他緩緩走過去,抬起手又放下,「嘉敏,你沒事吧?」

  周嘉敏轉身看看他,「沒事,就覺得戴莉挺可憐的,生寶寶又安都不能在身邊。女人生寶寶時很脆弱,需要老公陪伴左右。周嘉敏

  一句話,季予乾斷定周嘉敏意識已經恢復正常,女人生孩子的感受任湯俊臣再怎麼鼓吹,他一個大男人、又沒做過父親肯定是編不出來的。

  季予乾遲疑著想說句抱歉,周嘉敏卻上前挽上他胳膊,淺笑道,「還好,我生寶寶時,有哥在身邊。我很幸福!」

  季予乾臉上表情一僵,嘉敏你何須如此懂事,非去顧及所有人的感受,獨獨為難自己。回家上,季予乾看看折騰累,睡在座椅上的周嘉敏,但願你能做個沒有傷害和恐懼的好夢。

  到家后,他拉開周嘉敏一側車門去抱她,周嘉敏微動動,睜開眼,「哥,我自己走就行。」季予乾無奈又放下手。二人走進樓里,周嘉敏站在大廳朝樓上看看,「哥,田嬸說以前我住的那間客還保持原樣,給我留著,往後我想住那,這樣我再做夢什麼的就不怕吵到你了。」

  季予乾皺皺眉,逃避很正常,后只能比前更多恐懼和防備,「好,我叫田嬸給你開門。」

  幾個月後,七月初七。周嘉敏早早起床,翻櫃后,穿上一條藕荷色抹胸細紗裙,又給自己畫個淡妝,再把及腰的長發梳成公主頭后,對著鏡子照照,還算滿意。之後,雀躍地跑上樓,推開季予乾卧室門,「哥,你看我這樣穿好看嗎?」說完,她還特意在站在床邊轉個圈。

  季予乾睡眼惺忪坐起來,迷糊中看到周嘉敏,眼前一亮,「好看,非常漂亮!」由衷的讚美,換來周嘉敏甜美的笑容,季予乾看在眼裡心情大好,周嘉敏從出院那晚之後,她似乎是第一次主動走進自己卧室。

  周嘉敏隨意拿起季予乾床頭的手錶,「不好意思,這麼早吵醒你,要不你再睡會兒,我去樓下等你。不過不要太久啊,婚禮9:36開始,不好遲到的。」

  「不睡了,馬上起床。」季予乾說著起身下床。周嘉敏站在他旁邊沒有走的意思,「哥,我幫你選衣服吧!」

  突來的禮遇,季予乾意外之餘,不免說一句,「叢陸和楚湘結婚,你似乎特別開心。」

  周嘉敏邊翻看著眼前的衣服邊回應,「當然,非常非常開心,比自己結婚都開心。」

  季予乾伸手攬著周嘉敏的纖腰,「嘉敏,我還欠你和個婚禮,你已經完全康復,是時候補個婚禮了。」

  聞著愛人淡淡的體香,季予乾有想親昵的衝動,他卻不敢。在她沒跨過心理障礙之前,自己只能像初戀那樣悉心守護著她,想到他這試探性輕吻一下周嘉敏肩頭。

  沒特殊反應,季予乾心中暗自慶幸一會兒,伸手接過周嘉敏轉身遞來的衣服,「馬上出發!」

  門口,朱志玖牽著楚湘的手緩緩叢陸,「終於把你嫁出去了!你有叢陸照顧,我很放心。」

  楚湘輕握一下哥哥的手,幸福地笑笑,「哥,你也該給我找個嫂了。我挺喜歡邱畫姐的,你看她幫叢哥哥做那些事,顯然是個賢內助。」

  叢陸淡淡道,「我等了絕對不只二十年,像無數個二十年,從古代等到現代,看著湘妃變成湘湘。」說完叢陸柔情地擁著楚湘,輕吻一下她的唇瓣,「我該感謝嘉敏把你帶到我面前。」

  朱志玖走到觀眾席,在邊上的空位坐下后,才發現自己旁邊的人是邱畫,他朝邱畫點下頭。邱畫莞爾一笑,「有情人終成眷屬,真好。」

  周嘉敏坐的季予乾旁邊,下意識拉我他的手,「他們終於在一起了,等這一天我等了很久,有一個世紀那麼長,周嘉敏不十個世紀那麼久。」

  簡短的宣誓結束,楚湘拖著長長的婚紗裙擺,頂著璀璨的鑽石皇冠走到周嘉敏面前,用力抱住她,「嘉敏謝謝你,幫我找到叢哥哥。」

  周嘉敏輕拉拉楚湘的頭紗,「姐姐你今天真美,像姐夫書里所寫盛裝出嫁的湘妃一樣傾國傾城。一會就飛法國了,上小心些!」

  此時,叢陸正站在朱志玖面前託付邱畫,「志玖,邱畫剛好要去,聽楚湘說你們是同一班機,幫忙照顧一下。」

  叢陸雙瞳深沉地看看朱志玖,拍拍他肩膀,「我和湘湘先走一步,你們去機場的車子予乾安排好了。」

  周嘉敏看著叢陸、楚湘離開,又看著朱志玖和邱畫坐上車子,站在那感嘆道,「都出去玩,我也想去。」

  「皇陵所在風水寶地,富貴地、英雄冢,據說那南唐後主和大小周后葬在那,我想去找找。」

  朱心慈笑意盈盈,款款走來時,周嘉敏心中有些不舒服,她隨意往季予乾懷裡靠靠,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季予乾低頭看看懷裡的小女人,才抬頭對朱心慈說道,「心慈,聽朱總說你在洛城還有事,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季予乾感到周嘉敏身體僵硬起來,她認得心慈,「看久久,剛好我和嘉敏要去旅行,我叫司機來接你,家裡客還有你一間,你自便。」

  周嘉敏心道,想要放下一切成見,就得先學會包容,算了由她去吧。她抬頭看看季予乾,「哥,那咱們走吧,下周就是七月十五中元節,或許我們可以在那看到前世。」

  季予乾攬著周嘉敏走過為楚湘婚禮鋪設的繁花小徑,想著她剛剛這句中元節見鬼的話,嘆氣道:「嘉敏,你什麼時能恢復正常,想起以前呢?」

  周嘉敏看著眼前姐姐、姐夫留下的鮮花曲徑,「夏天快過去了,相傳荼靡是夏末的最後一種花,荼蘼花落,情事了。所有夏季的明媚鮮顏、暴風驟雨都將隨著荼蘼花落而終結,之後就可以等待秋的收穫了,也許要等到那時吧。」

  周嘉敏抬手從背後環著季予乾的腰身,「哥,我現在就帶你去找過往。但從現在起,你要吃飯、睡覺24小時都陪在我身邊,中元節時只有你能保護我。」

原文标题:大結局(下)周嘉敏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shishangxinwen/2020/0907/8079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