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es中国教育引发的割裂、固化和破冰

时尚新闻 2020-03-03194未知admin

  近日,旨在培养和团结未来的商业和技术的亚太地区学生企业家协会(ASES)2017杭州峰会在浙江大学隆重。在此次的夏季年会中,ASES邀请了数位全球青年创业人与们进行交流分享。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杭州竞希教育CEO方忱在峰会上做了《中国教育引发的割裂、固化和破冰》主题,以下为内容:

  感谢浙江大学ASES峰会的邀请。很高兴与大家分享我的故事,尤其是在ASES这个和斯坦福有很深渊源的平台上。

  两年前,我从斯坦福毕业。至今我仍清晰地记得毕业典礼上,理查德恩格尔对我们发表的毕业《拥抱未知》。现在是NBC首席战地记者的恩格尔,当年从斯坦福毕业后就直接去了埃及。当时的他没有工作,没有联络人,连语都不会说,口袋里只有2000美元。但是,他告诉我们:“将自己置入一个彻底未知的,然后靠自己的大脑独自理清思”是一件非常棒的事。

  对当时的我来说,恩格尔的这个观点非常震撼。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被教育要学会“控制风险、找一份desk job”,但他却激励我们主动承担风险——因为如果我们不冒险,那么我们就无法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也就无法拓展自己的人生。ases“走出舒适区”的设想对我很有。这也是我从原本的书斋论道,尝试转向成为企业家的原因之一。

  创办竞希,我们的出发点是为学生提供一些“可以未必如此”的选择,帮助他们在传统教育大包大揽的现实中赢得一些特别的机会。但今天,我首先想谈谈这个问题的另一面——高考。

  对于940万中国高中生来说,明天可能是他们人生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天。高考就要开始了。拼搏的学生、焦虑的家长……高考甚至被认为是“一考定终身”。当然,今天的学生已经有了许多替代方案,但如果我们从历史的角度考查,尤其是从底层的视角去审视,“一考定终身”并非耸人听闻。自古中国的应试成功被称为“金榜题名”;自古中国的白日梦都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基于传统教育方式的考试,一直是改变底层人士层级的有效方式。即便无法成为天子股肱、国家栋梁,科举等考试制度也能让底层知识获得相当程度的尊重。

  因此,尽管高考制度缺陷很多,但它的合据说一直能够建立在“为中国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改变阶层的渠道”之上。不过,如果我们仔细审视,事实可能并不完全如此。

  首先,我们注意到最近一则很流行的悖论“连、北大毕业生都买不起学区,那买学区又有什么意义?”显然,那个“考高分-进名校-阶层上升”的链条已经不那么可靠了,这个大逻辑本身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第二,高考本身也许相对公平,但高考之前的教育制度设计就未必了。比如,、北大每年大约在杭州招100名学生。而去年,其中95.8%的名额都被杭州最好的四所高中包揽。而这四所高中的学生生源,大多数都来自杭州的民办初中。杭州民办初中的学费明显比公办初中昂贵,而且,在“小升初”录取时甚至还会要求家长填写详细背景表,以此筛选出“更富有、教育层次更高”的家庭。更值得深思的是,这些规则都是潜规则,学校并不公布完整的、可量化的选拔条件。我们甚至能以此推论——中国的阶级固化,在“小升初”时就发生了。

  第三,如果要“高考”,通常的办法是留学或是保送。但留学需要家庭有足够的经济基础,保送则更是少数学校、少数学生的特殊优待政策,均非一般家庭所能触及。对于绝大多数家庭来说,即便高考已经彻底阶层流动的功能,它依然是唯一的选择。

  其实,从这个角度看,我本人就是“者”。我在留学斯坦福之前,是被保送去了外交学院,并未参加高考。当然,我很感激能有这样的机会,对于当时的我来说,ases不需参加高考意味着我比同龄人多了将近7个月的假期。这7个月,让我有了很多机会去思考和行动。

  当时,我决定去云南勐海县支教。勐海县在中国西南边境,ases孤绝于大山深处,交通不便,非常闭塞。一到那里,我很快被当地的事实所震撼:勐海全县超过一半的学生在初中辍学,原因并非是家庭供养不起,而是家长普遍认为初中课程根本无法让学生掌握必要的城市技能——与其未来在城市里失业,还不如尽早回乡务农。我意识到,其实中国的教育和阶层一样,充满了割裂——在顶层的家庭能够轻松回避高考,获取大量的优质教育资源,“另谋高就”;在底层,许多家庭则干脆直接放弃了教育。就像芭芭拉艾伦瑞克说的那样,贫穷本身就是一种。现有的教育体系下,阶层流动性的减弱还在加速,甚至,它会逐渐形成一种“虚假的流动性”——由于互联网的发展,底层的人可以看到“顶层的轮廓样貌”,但却完全无法真实触及它。这种“透明天花板”可能给中国的未来带来很多风险。

  那么,在教育问题上,上层可以另选他法,底层干脆放弃,中间层呢?中间层,或者说中国的中产阶级,普遍的心态就是——焦虑。永远在焦虑。他们想上升到顶层,但方法只能是给孩子“补课、加压”,在高考中图一个相对优势——但这就像僧格林沁的骑兵冲锋,在热兵器时代的冷兵器作战。而且,这种方式下,学生考入大学后很容易迅速颓废下去。对于竞希来说,我们想做的是为学生和家长探索“不一样的可能性”,在规划上提早,在方法上创新,在影响力上做出特别的成绩。

  离开云南后,我尝试自己制作录,完成了一次项目制学习。随后又去斯坦福求学,在Andrew Walder、Larry Diamond等教授的指导下学习了很多新的案例。育行业的角度各阶层的博弈,本身就是一件极有趣的事。我也开始寻找答案:我们追寻的,到底是以人为主体的教育,还是以人为代价的教育?

  通过我们的努力,相信会有更多的中国学生学会享受教育的另一种可能,学会倾听与自己观点不同的声音。

  亚太地区企业家学生协会(Asia-Pacific Student Entrepreneurship Society,ASES)于成立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是一个以团结和教育未界级商业和技术为旨的国际性大学生非营利组织。二十年来ASES已经界超过10所知名学府建立了活跃的分部,足迹遍布大学、大学、浙江大学、东京大学和悉尼大学。

原文标题:ases中国教育引发的割裂、固化和破冰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shishangxinwen/2020/0303/3007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