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大明第285章发动

时尚新闻 2020-02-18107未知admin

  已经入了腊月,没几天就要过年,新年在这个时候其实是比后世隆重的多,不仅仅是一个节日,还是一个长达二十天的悠长假期,在这一段期间,普通人家除了走亲访友,外就不做别的事情了,商户歇业关门,便是酒楼乐户ji家,也是难得的能在这个时候休息一下,缓解一下一年从头忙到尾的疲惫。

  衙门也是年前几天就基本无事,不过张居正这样的内阁大佬和一些当事官员还清闲不了,这个庞大的帝国不可能因为新年就停止运作,很多事情按起一边又起另外的事由,难得真正的清闲。

  象刚刚的大理寺丞姜壁,应该是早早过来,预备奏报黄道瞻被刺杀一案,仍然是按同乡求告不成报复结的案,调教大明京中浮议甚多,人言多不服气,但有张居正和锦衣卫加上东厂的番压,茶馆一类的地方严禁议论,酒楼大街上敢说此事的人也不多,只限于私宅三五好友私下议论,这个就管不了了。

  张居正也知道此事将来可能会翻案,所以他介入不深,只是以稳定朝局的借口结案,留下的尾巴他也不去割,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内阁在西苑办事的地方是过的,富丽堂皇,起居办公休息区域都齐备,阁老们天不亮进宫,傍晚出宫,大半天时间贡献出来,住的舒服些也是该的。

  在紫禁城里却是办不到,不可能因为臣子们大兴土木,张居正的值在最里头,最为阔大,但看起来寒酸破败,只有四个角落升起的火盆是从相府自己拿过来的,用的炭火也是上用的最上等的细炭,普通的大臣,是没有这样的享受了。

  大明此时没有人口普查,沿用的黄册还是国初时的,人丁因为要交税银,就算是经过大力清丈也不可能搞的清楚,各地的白册准确度相对高一些,但以大明的行政效率来说,也根本无济于事。

  后人只能推论,从三亿到一亿左右,调教大明总之最保守的估算,明朝万历到崇祯年间,人口也是在上亿以上。

  庞大的帝国,低效的行政机构,低效的驿传系统,千头万绪的政务,替这个帝国掌舵当家的人,疲累是无可避免。

  尽管用的是上等银丝炭,中不可避免的还是有烟火气,张居正咳了一刻钟功夫,将泡好的参茶喝的干净,才止住了咳声。

  然后就是伏案批复,每日内阁多则数百,少也有数十件事,涉及地方所有政务,各衙门的公务,复杂之处,没有二十年以上的政务经验,看都看不懂。张居正却是笔走龙蛇,将奏折的处理意见全部写毕,写在一张张的纸条上,贴在奏折上,就算“贴黄”完成。

  每日奏折,他这里最多,事情也是最重要,不那么要紧的,基本上是按钱粮兵谷刑学祭赏分门别类,交给张四维和申时行来处理。

  申时行年富力强,调教大明叫张居正省了不少事,就算如此,贴黄全部完毕之后,也早过了午时。

  他的话当然不尽不实,这阵中随时会发动,他和徐爵要保持联络,不过对张居正当然要拼命奉迎。

  唐人宰相每日要在政事堂一起用饭,因为宰相有专门的厨,公使钱里有很大一部份是用来供给宰相的,费用十分高昂,只在之下。

  这是因为宰相地位,春秋拜相,天子以相印亲自佩给自己的宰相,道:“寡人今日以国事相托。”

  至唐宋时,宰相地位远不及古时,但仍然是“礼绝百僚”,是比亲王地位还高的存在。以明清皇权至上的格局,很难想象,宋朝的亲王要先得向宰相行礼。

  唐宋宰相中午一起用用餐,大家到齐之后,开动吃饭,然后商谈政务。有一些为难的事,当面锣对面鼓的也就解决了,在正常的年头,这是很不错的制度。

  大明已经没有这个规矩了,连宰相吃饭的问题也是自己想办法,当然,张居正是一直有禁中赏膳,只是他讲究饮食,食不厌精,所以多半还是从自己家里带来。

  这全是宫中赐出来的,宫中喜茶食点心,眼前这些,诸如尖馒头,八宝馒头,攒馅馒头、蒸卷、海清卷子、蝴蝶卷子、大蒸饼、椒盐饼、夹糖饼、奶皮烧饼、夹银茶食、夹线茶食、金银茶食……一次就有三四十种之多,用漆金食盒装着送出来,都是和太后所赐。

  张居正是南人,不喜欢这些面食,因此每次都赏了别人。大家直接吃了的也有,带出去送人的也很多,宫样点心,不管味道如何,首先有神秘感,样子也十分精致漂亮。

  张居正用的是炙蛤蜊、炒鲜虾、酸辣腰子、小炒肉、蒸鲈鱼和葱烧海葱,白碟鸡、白煮肉,再有猪肉竹节汤,八菜一汤,鱼肉鲜虾俱全,加上是家厨精心整治,菜一直放在外头的炉子上温着,一端进来,立刻香气四溢。

  “元辅。”张居正刚捉起筷子,一身簇新蟒服的徐爵大步走了进来。与往常散漫的装束不同,今日的他,穿着格外正经,而且,破天荒的在腰间别了一柄三斤重的柳叶刀,打扮倒是上了心,只是他长年,脚步虚浮,两眼无神,这一身穿戴算白瞎了。

  张居正夹起一块腰子,放入口中,细嚼慢咽的吃了,再用巾帕擦了嘴,方是道:“内里的事,我不管,亦不过问,你亦不要说。总之,事情出来,我以元辅帝师的身份做该做的事,底下如何进行,非是人臣所能为,一切由双林公公自行决断,由太后做主,余者,居正不敢问矣。”

  徐爵在心里暗笑,这件事张居正已经掺和进来七成,偏最后的三成不肯跟着一起,湿了鞋了,还想装不成?

  不过这样也好,等换了,仍然是双林公公最大,张元辅还只能老老实实的在外朝,呕心沥血的做事,却只能当老二。

  潞王在朝中根基还不如今上,又有抢夺帝位的恶劣,儒臣很难归心,外朝有张居正,内里有冯保,二十年内都翻不起浪花来,冯保当然不曾有篡逆,不过算来算去,还是废了今上,换了潞王当家对他更保险一些。

  谁叫皇上信用孙海,客用,还有外朝的张惟功,对他这个曾经的大伴越来越生疏冷漠呢?

  “你们也吃饭。”看到徐爵和游七亢奋的模样,张居正笑了一笑,道:“还早的很呢,再说,若是叫你两也用刀的时候,我们主仆怕是必死无疑了。”

  他早晨进来的时候,自己开解好了,冯保做这样的事,应该还是有把握的,最少,冯保的性格,不会把事情做的不可,而他毕竟涉入不深,纵是失败了,短期之内,也不会有什么不妥,将来身后事,可以慢慢设法。

  今日虽是冬日,天气却很不坏,朝中事物渐渐简单,万历每日除捡一些重要的政务看看,亲笔批红外,更多的日常事物都是由司礼监负责,反正这是祖制,内阁贴黄,司礼批红,发出去就是一道道诏旨,既然有省事省心的法子,有张居正这个揽权的元辅,万历心里又正闹别扭,哪里还有心思将时间花费在处置政务上?

  经过几年的欢愉,万历对出身平民百姓家的王皇后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了,漫说天天同,一个月也轮不着皇后一回,如果不是想生出嫡子,皇后他根本就不碰了。

  皇后不讨喜,其余的嫔妃也是无趣,有时候经常留宿乾清宫,一个后妃也不见,几年时间,任何一个后妃的肚子都没有动静,这件事,也成为李太后经常万历的重要原因。

  毕竟,天子的责任最大的还不是平天下,而是生下皇子,继承庙。特别有嘉靖继了堂兄武的帝位之后,对自己的皇伯母张太后十分刻薄,不远,李太后是断不会叫自己落到张太后的那种地步的。

  万历对袭来的尚且懵懂,此时青衣小帽,窄袖箭衣,手中持着弓箭,引弓待发,惊的一群内使在西苑太液池边,来回的狼奔鼠窜。

原文标题:调教大明第285章发动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shishangxinwen/2020/0218/2373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