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露中华文明真正的中心在哪儿?

汽车新闻 2020-01-25146未知admin

  《施展:解读2019欧盟结果》正在得到APP进行,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参与。

  直播过程中,一位用户十分关心施展老师近期的考察计划,并就此和老师做了一番互动,陈晓露老师在直播中做了较为详尽的回答,我们把这篇问答汇总为直播系列推文的第二篇,本篇推文主要跟大家谈一下考察计划中涉及到的西北阴山的地理结构和汉唐之魂的内在关联。

  这一内在关联关乎此次西北考察的一大初心,就是和大家一起,沿着西北阴山沿线,发现一个远远超越于中原、草原、西域、海洋、雪域之上的大中国。

  我想在此次西北之行中搞清楚“阴山山脉的地理空间结构和南北朝时期的北魏的军镇设置之间”的关系。

  因为一个帝国的军事逻辑会直接影响其逻辑,而北魏的制度实际上是隋唐帝国的制度的母体。也就是说要想理解隋唐帝国的逻辑,就必须追溯到北魏。

  这时你就会发现,想要搞清楚隋唐的逻辑,就得理解北魏的逻辑;而要理解北魏的逻辑,就得搞清北魏的军事逻辑;而要搞懂北魏的军事逻辑,就得看清楚它的六大军镇的安排,而六大军镇的设置又是取决于阴山的地理空间结构的。

  沿着阴山沿线一深究下去,你会发现阴山的地理空间结构是理解隋唐帝国之制度逻辑的根基,这也是驱动我将此次西北考察进行到底的一大核心动因。

  同行的学者除了我之外,还有李筠老师、民族大学的袁剑老师和中国大学的陈晓露老师,袁剑老师和陈晓露老师都是西北问题的的专家,陈晓露老师本人在西北地区做考古学研究,她十分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

  我们还为此次考察规划了一条跟北魏的历史建构紧密相关的线。具体说来,我们会先从陕北榆林的统万城出发,在中国历史上,统万城曾经是五胡十六国时期的大夏国的首都,一个叫赫连勃勃的匈奴人建立了大夏国,大夏国记载了匈奴人最后的辉煌。

  由统万城北上,一考察,一自驾,进入到鄂尔多斯的新城康巴什。《枢纽》这本书之所以能写出来,有两个地方给了我巨大的脑洞,其中一个就是鄂尔多斯,那是催生《枢纽》的地方。

  从鄂尔多斯出来继续北上,就会直奔北魏六镇里面最重要的两个镇之一的怀朔镇。怀朔镇在阴山以北,要去怀朔镇就得越过阴山。我们要去考察阴山的地理结构和怀朔镇的军事布置之间的关系。

  从怀朔镇出来,一向西,我们还会看到昭君出塞时的要塞。然后再一直往西到居延海,唐朝诗人王维的《使至塞上》里“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写的就是这里的居延。这里还曾发现一系列非常重要的汉代文书,完整地重构了那个时代的生活。

  居延海实际上是祁连山的一条叫黑河的大河流到沙漠里而形成的尾闾湖。当年匈奴从大漠跑到居延海,然后沿着黑河一逆流而上,跑到祁连山脚下,霍去病在拿下河西四郡的过程中,实际上走的就是匈奴走的这条线。陈晓露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我们在重走霍去病之;而从另一个意义上讲,我们实际上是要寻找中原和草原之间相互生成、相互塑造的一个逻辑。只有先把走廊地带的问题研究清楚,才能弄明白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样一个远远超越于中原之上的大中国是怎么生成的。

  所以我经常说,陈晓露从中原中心论的视角来看的话,你会觉得中国的中心只会落在长安、洛阳或者上。但是如果你从一个远超于中原之上的大中国视角来看的话,你会意识到长安和洛阳并不是中心,真正的中心是衔接中原、草原、西域和雪域高原的走廊地带,如果用一个意象来象征的话,就是长城。

  也可以说,我们这次的考察是以长城为意象来理解一个多元的中国,以及中原、草原、西域、海洋和雪域高原是如何在具体的历史过程当中不断互动,相互塑造,最终成就我们今天的中国的。因此,我们的考察的主题叫做“阴山胡马,如何塑造汉唐之魂”。

  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一自驾,一观察,一追问,一探索。

原文标题:陈晓露中华文明真正的中心在哪儿?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qichexinwen/2020/0125/1063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