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绣娘绣出新生活

科技新闻 2020-09-20111未知admin

  PwGenerator Mac是一款可以帮助我们生成非常复杂专业的生成工具,除此之外还可以一键生成WIFI网络的WPA...

  蒙古族绣娘白胖旦把针插在紧绷着的绣面上,笑着抬起头说:“我现在一年能挣两万七八,在家里可有地位了。以前都是我给我爱人做饭,现在是他给我做饭!”在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的蒙古族刺绣扶贫车间里,几十位蒙汉绣娘正热火朝天地赶工。她们手中的蒙古族刺绣作品远销京沪深港,去年一年,蒙古族刺绣扶贫产业带动科右中旗,2895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因此逐步走出贫困。

  在去年定名为蒙古族刺绣之前,科右中旗的刺绣被称作“王府刺绣”,由清代图什业图王府中的刺绣技艺流传到民间,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负责人杨福林说,选择刺绣作为脱贫突破口,极具当地的地方特色。2016年底,女性农牧民们开始在部门的组织下,系统学习刺绣技艺,参加刺绣制作。

  车间里,绣娘们针线翻飞,没人打扰的时候,目光完全专注于面前木撑子范围内的方寸之间。花鸟鱼虫活灵活现、湖光山色晴雨皆宜,白色骏马腾云而起,蒙古少女栩栩如生,一针一线尽显草原刺绣的独特韵味。

  记者端起一个一米多长的大木撑子,仔细端详的金色。杨福林介绍,2018年京蒙协作的280万资金注入之后,车间用其中的一部分购置了更好的工具。“有了这些新的工具,绣娘们绣的产品从原来的几十厘米见方,一下子放大到了1.8米×2米,产品越大,绣得越精美,绣工的收入当然就会越高。”

  在有这项“副业”之前,作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白胖旦,一家三口的唯一收入就是9亩多的玉米地,每年纯收入不足3000元。如今,好日子正像她手里的作品,一针一线,“绣”出了花团锦簇。

  白胖旦还记得自己拿到第一笔600元工钱时候的激动:“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一点点跟着老师学,车间免费发给我们物料、针线,让我们严格按照要求完成,一米多的布料,最后绣了12幅,拿到钱的时候,我那个高兴啊!孩子上学的钱,家里的日常开销,我可以用两只手绣出来了。”

  她不知道的是,最初的那些作品实际上很难进入市场。杨福林说:“绣娘们起步阶段的产品很难卖得出去,但是必须先得让她们得到一些实实在在的鼓励,见不到实实在在的收益,她们很可能根本无法下来。2018年京蒙协作资金到位,犹如给刺绣产业注入了催化剂,特别是对绣工的初期培训资金充裕了许多,让我们有资本培训绣娘,慢慢提升技艺。”

  记者了解到,在科右中旗范围内,直接参与刺绣的绣工共计14723人,其中包括2895名建档立卡贫困户,这些贫困妇女通过刺绣,平均每人每年增收2000元。

  这些刺绣都是通过成立于2017年的大学生创业就业扶贫服务协会卖出去的,返乡创业的大学毕业生们负责在全国各地跑市场、拉订单,后来又通过各种短视频带货推销。协会还成立了自己的产品研发中心、销售中心,形成了图案设计、产品订单、电商、网络销售、市场为一体的刺绣人才团队。如今,刺绣车间形成了完整的订单式生产模式:绣工们拿着车间免费分发的材料,按照订单完成刺绣作品,产品由车间对外销售,绣工视作品尺幅大小、刺绣难度,每件50元到6000元不等的报酬。

  这些刺绣成品,手包、鞋、帽子、被褥一应俱全,很多都是日常生活用品,而不是仅作观赏之用的单纯工艺品。绣娘图雅对记者说:“我绣的好看、美观、实用,和苏绣、杭绣相比,我们除了工艺上有所不同外,针对的市场也不一样。”根据市场需求,刺绣扶贫车间还大力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以民族传统元素跟时尚结合的工艺品、小饰品、休闲时尚刺绣布包等旅游商品以及抱枕、桌旗、床旗等家居用品。

  如今,在刺绣车间,掌握了初级技艺的绣工已有8000人,中级水平的二级绣工有5000人,最高水平的一级绣工1300人,因刺绣获得的年收入从几千到两万元以上不等,产业链上下游一共惠及全旗农牧民和居民达到2.1万人。

  

  蒙古族绣娘白胖旦把针插在紧绷着的绣面上,笑着抬起头说:“我现在一年能挣两万七八,在家里可有地位了。以前都是我给我爱人做饭,现在是他给我做饭!”在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的蒙古族刺绣扶贫车间里,几十位蒙汉绣娘正热火朝天地赶工。她们手中的蒙古族刺绣作品远销京沪深港,去年一年,蒙古族刺绣扶贫产业带动科右中旗,2895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因此逐步走出贫困。

  在去年定名为蒙古族刺绣之前,科右中旗的刺绣被称作“王府刺绣”,由清代图什业图王府中的刺绣技艺流传到民间,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负责人杨福林说,选择刺绣作为脱贫突破口,极具当地的地方特色。2016年底,女性农牧民们开始在部门的组织下,系统学习刺绣技艺,参加刺绣制作。

  车间里,绣娘们针线翻飞,没人打扰的时候,目光完全专注于面前木撑子范围内的方寸之间。花鸟鱼虫活灵活现、湖光山色晴雨皆宜,白色骏马腾云而起,蒙古少女栩栩如生,一针一线尽显草原刺绣的独特韵味。

  记者端起一个一米多长的大木撑子,仔细端详的金色。杨福林介绍,2018年京蒙协作的280万资金注入之后,车间用其中的一部分购置了更好的工具。“有了这些新的工具,绣娘们绣的产品从原来的几十厘米见方,一下子放大到了1.8米×2米,产品越大,绣得越精美,绣工的收入当然就会越高。”

  在有这项“副业”之前,作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白胖旦,一家三口的唯一收入就是9亩多的玉米地,每年纯收入不足3000元。如今,好日子正像她手里的作品,一针一线,“绣”出了花团锦簇。

  白胖旦还记得自己拿到第一笔600元工钱时候的激动:“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一点点跟着老师学,车间免费发给我们物料、针线,让我们严格按照要求完成,一米多的布料,最后绣了12幅,拿到钱的时候,我那个高兴啊!孩子上学的钱,家里的日常开销,我可以用两只手绣出来了。”

  她不知道的是,最初的那些作品实际上很难进入市场。杨福林说:“绣娘们起步阶段的产品很难卖得出去,但是必须先得让她们得到一些实实在在的鼓励,见不到实实在在的收益,她们很可能根本无法下来。2018年京蒙协作资金到位,犹如给刺绣产业注入了催化剂,特别是对绣工的初期培训资金充裕了许多,让我们有资本培训绣娘,慢慢提升技艺。”

  记者了解到,在科右中旗范围内,直接参与刺绣的绣工共计14723人,其中包括2895名建档立卡贫困户,这些贫困妇女通过刺绣,平均每人每年增收2000元。

  这些刺绣都是通过成立于2017年的大学生创业就业扶贫服务协会卖出去的,返乡创业的大学毕业生们负责在全国各地跑市场、拉订单,后来又通过各种短视频带货推销。协会还成立了自己的产品研发中心、销售中心,形成了图案设计、产品订单、电商、网络销售、市场为一体的刺绣人才团队。如今,刺绣车间形成了完整的订单式生产模式:绣工们拿着车间免费分发的材料,按照订单完成刺绣作品,产品由车间对外销售,绣工视作品尺幅大小、刺绣难度,每件50元到6000元不等的报酬。

  这些刺绣成品,手包、鞋、帽子、被褥一应俱全,很多都是日常生活用品,而不是仅作观赏之用的单纯工艺品。绣娘图雅对记者说:“我绣的好看、美观、实用,和苏绣、杭绣相比,我们除了工艺上有所不同外,针对的市场也不一样。”根据市场需求,刺绣扶贫车间还大力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以民族传统元素跟时尚结合的工艺品、小饰品、休闲时尚刺绣布包等旅游商品以及抱枕、桌旗、床旗等家居用品。

  如今,在刺绣车间,掌握了初级技艺的绣工已有8000人,中级水平的二级绣工有5000人,最高水平的一级绣工1300人,因刺绣获得的年收入从几千到两万元以上不等,产业链上下游一共惠及全旗农牧民和居民达到2.1万人。

原文标题: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绣娘绣出新生活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kejixinwen/2020/0920/8350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