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斯勒怎么样记者会上3小时变成戈恩回忆秀当年如何让日产和雷

科技新闻 2020-05-23153未知admin

  近日,戈恩就关于自己为什么要离开日本,在发布会上激昂的讲了3个小时。现场不仅座无虚席,而且整个过程,条理清晰,不仅用四国语言回答记者问题,而且充分表达了自身所收到的种种(未)。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戈恩确实为日产付出了很多,当初雷诺和日产的联盟没了戈恩可不行!现在就来说说日产、雷诺、戴姆勒-克莱斯勒的因缘际会。

  在1999年1月及2月时,同时有戴姆勒-克莱斯勒和雷诺在竞争成为日产的合作伙伴,从心理上,日产更倾向于大树般的戴姆勒-克莱斯勒合作。而事实上,要是戴姆勒-克莱斯勒真的对这项交易感兴趣,雷诺的竞争力确实比不上,虽然戴姆勒和克莱斯勒刚刚才合并运作,新闻界却运用了许多篇幅来报导,他们普遍赞扬这是一项了不起的策略,即将造成全球汽车工业版图的重新洗牌。合并后的戴姆勒-克莱斯勒旗下拥有许多品牌,国际化程度非常深,资金又充裕,且没有人能忽视奔驰车在日本的影响力相比之下,雷诺当时所拥有的只是互补和对等。所以只要前者有意愿,戴姆勒-克莱斯勒合作得到日产的机会绝对是比雷诺大上很多的,这是当时整个局面的所呈现的。

  不过最终,戴姆勒-克莱斯勒合作还是没有出手,毕竟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而雷诺一直和日产有着良好的合作往来,因为双方企业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互补性,最终雷诺凭借着持续接触,成为了这场竞赛的胜利者。

  就在1999年3月10日,约翰·施伦普于一个月内四度亲自造访东京,为的是亲口告知义一及日产董事,戴姆勒-克莱斯勒决定放弃该结盟方案。在戴姆勒-克莱斯勒的所有理监事当中,德方自施伦普以降均倾向把握此一难得的机会,不过美方则表现得十分不以为然。“他们害怕日产先前的债务将由戴姆勒-克莱斯勒来承受,并且影响到他们的股票选择权。”稍后一位德意志银行的证券经纪人如此道(德意志银行是该德美合资企业集团的重要股东之一)。

  1999年3月初时,戈恩在参加的汽车大展时,收获了这个消息,当时一位雷诺的同事跑到会场中去找他,并告诉他:“刚刚得到的消息,戴姆勒-克莱斯勒退出了。”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戈恩突然意识到,这个这场竞赛中,最终只剩下了他们,虽然这常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完全出乎戈恩的意料之外。在进行了一番筹划和梳理后,事情在三周之后终于尘埃落定,戴姆勒-克莱斯勒确定了要完全退出。可以说雷诺之前一直处于被动的,因此虽然没有一开始就打算认输,但戈恩的心里也没有想到可以能赢。毕竟之前一直处于被动的地,现在应该考虑的是从三月初到签订结盟契约这段时间,有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和未来局势的变化。而雷诺内部对于这一次的事件却表现的非常淡然,虽然有不少人亲身参与了这项计划,但是他们对于能成功却一直也没有抱过太大的希望,就算是戈恩也不是充满信心,再加上前一次沃尔沃的合并失败以及美国撤走之后,雷诺不想在经历一次失望。

  日产的领导阶层很有智能,或者应该说很有远见,所以才会保留两个候选人。即使整件交易似乎比较倾向克莱斯勒时,他们也从未间断和雷诺之间的对话。而戈恩虽未曾直接参与雷诺与日产的磋商,但他依然两度插手影响了这项结盟计划。

  当戈恩看到事情正在开始有所进展时,便对易·施维茨自告奋勇说,若有任何需要愿效犬马之劳。就这点而言,雷诺汽车于1998年11月对日产汽车董事会所做的“二百亿法郎计划”演示文稿,绝对是关键时刻。

  时间是1998年11月11日,这天戈恩站在一张大黑板前方,在义一及另外六位日产汽车的主要执行董事面前做了一场超过三小时的演示文稿。义一稍后则坦言是这场关于如何振兴雷诺的演示文稿,让他决定在两家企业同意结盟的前提之下,要求易·施维茨派遣卡洛斯·戈恩前往日本。

  这两家车厂于1998年9月至12月间牵动逾一百二十名人员商讨技术面及策略面的举动,克莱斯勒怎么样终于有了振奋的结果,而期间完全不涉及资金与问题。双方的交集非常明显,克莱斯勒怎么样都是本着对汽车世界的一片醉心;随后,区域性、竞争力及技术面的互补能力等问题,均被提出讨论。只剩下一个问题,就是这场汽车界的联姻该以何种方式进行。

  雷诺汽车的谈判人员顺势提出了子或副厂牌的提议,但是日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时候戈恩只好再度插手,首先将这些法律定位问题先搁置一旁,先进行诸如“跨团队”(CCT)的非正式体制方案,也就是说先让两家共同组织一支工作团队。而在1998年12月戈恩再度前来东京,解释跨团队的内容及功能。这就是戈恩的贡献,也是在推动这项结盟计划中仅有的两次插手行为。

  显然,戴姆勒-克莱斯勒突然缩手,戏剧性地简化了日产汽车董事会的选择机会:选择雷诺汽车或一无所有。不过,易·施维茨非常地,他不愿意借机要求重新谈判而先前雷诺提出的承诺,即以大约五十亿美元换取日产汽车百分之三十六点八的股权。结盟需顾及两家企业原有的身分及品牌。

  于是在戴姆勒的消息宣布后,日产和雷诺正式结盟,而对此雷诺的当家人易·施维茨便立即找到了戈恩去谈话:“你很清楚我的想法,只有一个人能胜任到日本这项工作,那就是你。”对此戈恩早有预料,毕竟从戈恩过去的经历来说,确实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对此戈恩也有着自己的认识,“我得去东京了。也许可以说从一开始决定选择日产,我心里早有这样的打算,所以才会再三为选择日产说话,并且开始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惟一能接下这个担子的人选。我得忠于自己的,克莱斯勒怎么样绝不能说日产是最好的选择,却不派最合适的人选去,这一点都说不过去。”随后戈恩临危受命,赶赴日本,在日产-雷诺一呆就是17年。

  曾经的戈恩为了促成雷诺和日产的合作远赴日本,在日产危机时也是他大刀阔斧的整改日产,带着日产走出低谷,当然也因此他了日产的巅峰,日产董事长的宝座。但是现在却因为某些“”性的原因而狼狈的逃离日本,试问戈恩曾经为日产的付出值不值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标题:克莱斯勒怎么样记者会上3小时变成戈恩回忆秀当年如何让日产和雷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kejixinwen/2020/0523/5815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