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志清《死水微澜》中国现代小说史上最完美的长篇

科技新闻 2020-01-3152未知admin

  《死水微澜》是中国现代作家、翻译学者李劼人的代表作。当代人文学者刘再复评价李劼人的《死水微澜》是最精致、最完美的长篇。它被称作文学“之作”,受到郭沫若、巴金、高华、马悦然、王朔、曹聚仁等极力推荐。日前,《死水微澜》初刊编校版问世。夏志清

  《死水微澜》创作于1935年,讲述邓幺姑与三个男人爱恨情仇的一生,展现了一九一零年代四川普通百姓的故事,探讨了恒常萦绕于的苦痛、局限、悲伤。该书通过写纷纷芸芸的市井,窥探时代的秘密和人类的情感,堪称李劼人最为出色的作品,被刘再复誉为“中国现代小说史上,最精致、最完美的长篇。其语言的精致、成熟和非欧化倾向也是个奇观。”

  李颉人生长在四川成都,对成都市镇的人物生活有着充分的了解,小说真实展现了当时的时代面貌和三教九流的人物命运,对生活和人物描写入木三分。巴金称他为“鲁迅、茅盾之后第一人”,同窗挚友郭沫若更认为李颉人是“中国的左拉”,日本评论家花田清辉认为可以与日本著名历史小说家岛崎藤村并肩。

  刘再复更是在《中国到底有没有》一文中说道,“也许以后的时间会证明,《死水微澜》的文学总价值完全超过《子夜》、《骆驼祥子》、《家》等”,“李颉人本应是得诺贝尔文学第一人”。作家王朔表示,《祝福》、《孔乙己》、《在酒楼上》和吃血馒头那个《药》是鲁迅小说中最好的……和四川那位写《死水微澜》的李劼人有一拼,在当时就算是力透纸背的。诺贝尔文学终身评委马悦然称,“我很喜欢李劼人的作品,尤其欣赏他小说中对女性心理的描写,我认为他是中国的莫泊桑。”

  高等教育出版社版《中国现代文学史》指出,李劼人的《》系列(《死水微澜》、《暴风雨前》、《》),与巴金的《激流》三部曲,老舍的《骆驼祥子》和茅盾的《子夜》在20世纪先后问世,它们以各自卓异的艺术风格标志着中国现代长篇小说的成熟。

  然后,由于同时代中国文学史,先有“鲁郭茅巴老曹”的文学体系,后夏志清又致力于提倡“优美作品之发现和评审”。在两个不同的文学体系中,无党无群的李颉人均未占一席之位。他在1919年赴法留学,归国后偏安于巴山蜀水,是一位创作上的“离群索居者”,这也是他被淡忘的重要原因之一。即便《死水微澜》在当时“甫一出版,轰动一时”,他的《》系列也没有像巴金、老舍和茅盾的作品一样广为流传。

  《死水微澜》独特的文学魅力,让很多导演将之搬上大荧幕和舞台。1987年导演刘子农将其改篇成12集的同名电视连续剧,由著名演员张国立、邓婕和张晓敏联袂主演。2008年导演朱正为了还原书中邓幺姑、罗歪嘴等人生活面貌,启用四川本土演员,将《死水微澜》拍成同期声版,保持原汁原味。而剧中扮演罗歪嘴的演员方涛,在2014年《死水微澜》话剧中再次扮演罗歪嘴。

  除了电视剧,《死水微澜》还被改编成不同戏剧版本。川剧版的《死水微澜》是我国当代戏曲的经典之作,从1996年成功推出,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2009年,四川复排新版川剧《死水微澜》,荟萃戏剧蓝天、谢平安、徐棻等名家,邀请中国国家话剧院灯光布景、戏剧学院舞美设计加盟,以确保作品达到原著的最佳艺术效果。2010年川剧表演艺术家田蔓莎将原来的川剧版本改成京剧,称之为青春版京剧《死水微澜》,用京剧唱法还原李颉人的作品。

  由于多种原因,建国后李劼人亲自对《死水微澜》做了多次修改。据该书编辑介绍,目前市面上的版本,多采用建国后修改版为底本。编辑表示,此次新版参考了1936年中华书局的初刊版本,补充了一千多字的重要内容,帮助读者更好地把握情节转折,理解书中人物。

  编辑介绍,新版书封上选用了书中邓幺姑的一句话“人生一辈子,这样狂荡欢喜下子,死了也值得”,与封面和文本呼应,实属点睛之笔。

  无人聊天的寂寞,你不懂的。不过聊起国内现代小说,《围城》的贫倒在其次,《死水微澜》也是必读的。科班生囿于“鲁郭茅,巴老曹,艾李赵”的定见,基本对李劼人了。刘再复评说“李劼人的《死水微澜》应当是最精致、最完美的长篇了”,所以小说还是要耐读的。

  夏志清先生曾经的最大遗憾在编写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李劼人与萧红,都没有好好讲。夏先生确是性情中人,文章真情流露,彼时喜欢推崇的是张爱玲,把鲁迅贬的更低,顾不了忘记提起李劼人,后来细看小说,又跺脚叹息,这也是常理。

  《死水微澜》作者李劼人先生,早在六十年代便已经仙逝,他的《死水微澜》、《暴风雨前》和《》三部曲的高度至今无人企及。夏志清先生去世前的大半时间纠结在不堪女人的彷徨里,失火,其六十年代用英文出版的《中国现代小说史》重新奠定了沈从文、张爱玲和钱钟书的文学地位。

  这个文学史的热闹与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的三人无关,沈从文、张爱玲与李劼人,或者已逝,或者淡泊,总之不会有让胡适翻译给评委诸人的事宜。夏志清与唐德刚,后来的司马长风,他们之间口诛笔伐,再搀和捷克著名的汉学家雅罗斯拉夫·普实克,不亦乐乎,白先勇回忆夏志清对鲁迅、巴金的不假辞色,后辈不敢言主要是他自己不觉陷入魔障,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但李、夏两人的高度都是目前文坛缺少的,李劼人先生是尘封岁月的,夏志清先生则是“欲知大道,必先为史”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始对中国现代文学感兴趣,翻阅了大量四处觅来的那个时期作品,做了N多的笔记,它们现在孤独地躺在阳台书橱的密封底部,只有晴天,才打开书橱的那扇门,阳光下是依然发霉的过去。

  《死水微澜》写的川西坝子天回镇的故事,美丽娇艳的农家女邓幺姑,嫁到成都的梦未遂,无奈嫁了个老实木讷的蔡掌柜,不甘命运的又跟掌柜的表哥罗德生好了,女人就喜欢用爱情婚姻证明之后的人生。接着的故事就有点曲折了,男人们因她火拼,蔡家的酒铺被封,老公锒铛,情人仓皇逃离,不过红颜祸水那都是男人的说辞。

  死水微澜,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那一刻,仿佛初起的爱情,欲语还休,暗流涌动。小说结局诡异的平静,蔡家招了,邓幺姑反而欣然嫁给仇家顾天成。对邓幺姑的超常举动,就连自家父亲都只摇头道:“不同了!…不同了!…”

  小说静水深流,不动声色的笔触,百余年前的而今仍然如此,与鲁迅先生《药》里所描述的一样,天下大事,于百姓无涉,“商女不知恨”,好像“窃钩者诛,者侯”,小民无国可卖。

  “在我们身处的这个年代,一些本来以为很遥远的灾难,可能转瞬间就来到你的面前。有时候,你需要鼓起勇气,多承担一点责任,这不是帮助别人,而是在自己。”

  天回镇千年之前,是古蜀道的起点。读沈从文,憧憬城;读李劼人,梦牵天回镇。87版电视剧《死水微澜》主题曲的演唱者阳,恰是成都天回镇人,2007年父亲去世后,她和母亲生活在,老太太常说这里不如天回镇空气好。

  同事中的葛教授终于得偿所愿,一步一步走进校园的,抱得美人归的那刻也成了扬州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之一,夏志清想起九零年两个好基友,在寒冷的冬季以及蚊虫叮咬的酷暑,喋喋不休讨论《围城》与《死水微澜》语言平平仄仄的情景,夏志清那厮玩味的历历在目,真的无聊,小说也能读成诗。

  比起葛教授的云开月明,自愧不如。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有时黯然,即使飞蛾扑火般地,终一无所获,人生苦短,前迢迢。记得李安的一句话,纯真的难以避免,但不要对纯真的怀念。

原文标题:夏志清《死水微澜》中国现代小说史上最完美的长篇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kejixinwen/2020/0131/1406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