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闻一线 对话李东生:重组完成后更名TCL科技,将择机开辟新

科技新闻 2020-01-2495未知admin

  腾讯新闻《一线日上午,TCL集团发布更名公告,名称从TCL集团更改为“TCL科技集团”(简称TCL科技)。为什么TCL集团会更名为TCL科技?名字变更背后,李东生将有怎样动作?

  在出席会议期间,TCL科技集团董事长李东生接受采访,详解TCL集团更名幕后,以及半导体显示行业竞争格局、5G、折叠屏等技术发展趋势。

  李东生透露,科技新闻此次上市更名,源于2018年发起的那次资产重组——家电、手机等消费者业务剥离出TCL集团,上市仅保留半导体显示、产业投资等业务。2019年1月,这一交易获得股东大会通过,这一轮资产重组也画上句点。

  TCL科技上市从半导体显示和终端业务的双轮驱动,变成半导体显示业务独大。科技新闻“集团”之名也不再成立,按照计划,上市将会聚焦在“高科技、长周期、重资产、高门槛”的科技领域。

  在这一轮聚焦核心主业的变革当中,TCL做减法,2017、2018年两年之间,TCL一共剥离了60多家企业。李东生看来,在半导体显示行业的调整期,完成瘦身的TCL科技如今运营情况相当健康,将会持续“往上走”。

  除了择机、择优进行兼并重组,还将会主动引领此轮的显示行业的技术交替机会。5年之前,李东生看好的印刷显示技术,让中国半导体显示产业看到了与日本、韩国巨头同时起跑的机遇。

  为什么是更名为“TCL科技”,而不是“TCL华星”?李东生直言,主要考虑是除了半导体显示之外,会择机开辟新的赛道。关于新赛道的考虑,李东生透露更多的细节,科技新闻只是强调,新赛道将同样也会满足“高科技、重资产、长周期”的领域特点。

  TCL科技公告则强调,该将会聚焦资源发展半导体显示和材料产业,继续推进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的产业链整合。似乎透露出,该下一步扩张的重点是在半导体显示的相关材料领域,在这一领域,TCL科技已经有所布局。

  下面是对话实录,腾讯新闻《一线》做了必要的处理:

  这源于去年初TCL集团重组。我们把业务分为两个部分,成立一个新,承接所有终端业务,留下来的主要产业围绕着半导体显示。拆分成两个产业集团之后,TCL集团业务以产业金融和TCL华星光电为主。2017年新一轮变革转型,战略目标是聚焦核心业务。2017、2018两年,我们一共重组剥离了62个企业项目,2019年时候,我们企业二级数已经大为减少。

  重组之后,整个业务脉络变得清晰。TCL集团聚焦在产业半导体显示、技术和材料上。此处投入资产比例很高,固定资产里面,TCL华星光电占比超过70%。另外,产业金融作为支持业务发展的一个平台,也能够创造效益。

  TCL华星光电处在一个高科技、长周期产业。这个产业我们一共累计投资了1800亿,建了6个工厂。其中有4个工厂到去年底为止已经满产。今年开始建第五个工厂,AMOLED的工厂开始上量。明年我们最后一个11代工厂T7也开始投产。

  剥离出去这块业务,主要是做TCL智能终端的业务,在发展之后也表现不错,像彩电,我们已经做到全球品牌销量的第三。如果算整体出货量,我们是第二,因为我们做了大量ODM。

  本轮重组已经初见成效。去年重组后的TCL科技集团市值上涨了80%多,这是资本市场对我们业务结构调整认同。重组之后,去年1-9月份,按照营业收入口径,销售收入410亿,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9.2%,净利润34.9亿,比去年同期增长21.3%。存货周转减少了5天,从49天降到44天。重组之后,资产负债率是从68.4%下降到60.3%。当然重组之后,TCL华星光电半导体显示业务去年整个行业周期性低谷,营收受到很大影响,主要是利润。去年第一季度,国内厂家盈利,海外厂商都是亏损。TCL利润率依然保持在4.6%。在第一季度、第二季度我们的利润保持在3.9%,第三季度我们利润率是1.82%。

  第四季度,总体还是继续下降,行业承压。但从近期来看,价格已经止跌企稳,略有回升。我们预期今年半导体显示产业经营会比2019年乐观一点。

  供求关系调整也到了转折点。2019年,三星关掉了两条线。最近LG刚刚宣布,在韩国的两条线关掉,原来夏普在广州计划的线到现在都没投产。

  此前,供过于求是行业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随着供应减少,整个供求关系就会趋于平衡。2020年,我们预计总体还是供大于求,但是供大于求比例较2019年改善。

  从现在我们拿到的年度订单预算来看,华星光电接到的订单要超过产能,我们在做一些调整。TCL电子和三星电视部门是我们两个最大的客户。今年的客户结构也会得到进一步地优化,今年按照计划我们会增大对索尼的供货量。

  产品结构也会做一些调整。我们今年会推出Mini LED、TFT驱动的背光产品,这是一个创新产品,我们把它叫做星曜屏。大概今年6月份左右能量产,投放市场。这个产品已经被多家选用。

  印刷喷墨打印可以做中型,也可以做大屏。现在大屏做OLED,真空蒸镀工艺成本会很高,材料利用率会受影响。真空蒸镀设备非常贵,生产工艺条件要求很严苛。蒸镀有一个隔膜,材料利用率不高。另外,精度质量也要求很高。据我们了解,8.5代线,蒸镀时候是要先把玻璃切得相对小一点再去做蒸镀,因为一个玻璃板在要蒸镀,下面得是空的才能镀得上去,应力就会弯曲,稍微弯曲一点那个点就会漂移,非常不好控制。这是小屏幕做OLED一下做起来了,大屏幕做起来很吃力的原因。

  印刷工艺不一样。第一,它是从印上去材料,这种工艺不需要真空,设备会便宜一点,生产的条件、成本也会低一点。第二,是效率高。第三,很重要的是,它可以在柔性机器上做。

  未来大规模生产可能是“roll to roll”,材料是卷的,做好的产品也可以卷起来,然后根据客户需求再做切割。

  我认为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从各方面得到的信息,在喷墨打印工艺方面,我们和韩国三星、日本JOLED三个企业走在前面。JOLED是一个已经喷墨打印量产中尺寸产品,供应给索尼,它是目前唯一小量生产的中屏幕生产线。

  现在已经到了工业化生产早期阶段。过去这一年很多上游材料商都进来了,比如喷墨材料,和蒸镀材料不一样的,要重新,面临很多挑战。

  我们柔性折叠产品联想摩托已经采购。现在折叠都有一个R角,不可能像叠纸一样折叠,我们现在就是不断缩小R角。三星是最领先的,华为折叠屏用的也是三星屏,静态弯曲屏有京东方提供,我们也在给各个客户送样。真正拿到订单的、确定的有两个品牌,我们已经开始供货。现在折叠屏大的手机厂商都在。今年折叠屏产品从增长率来讲很高,但是去年基数很小,所以大家更关心的是绝对数量。这个可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接受程度。现在三星做折叠屏销售量最大。另外一个在市场上看到的销售折叠屏是华为。

  垂直一体化整合是我们发展方向。一个产业如果你能做深,竞争力更强。能够做大,对市场影响力就会更大,横向、纵向都需要努力。我们显示屏本身也有一个纵向问题,再往下做就是做材料,材料现在我们有一个合资在深圳,有参股30%。偏光片现在供应比较充分,我们会和合作伙伴建立一个战略关系。再往下游,陆陆续续一些量比较大的材料我们会自己来。

  现在我们在广州有一个做显示材料的,已经运作5年,出了OLED材料,现在印刷材料。联合、联盟也挺重要,一个企业不可能什么都做。去年我们发布了13个技术合作项目。任何企业有兴趣来帮我们做项目,我们给投资,合作伙伴去,出来之后我们共享。

  另外,我们聘请了29个业界一流技术专家作为顾问,领域主要是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人工智能技术,一个是半导体显示、材料技术。

  到2019年底,我们PCT专利申请量达到12000件,去年又增加了将近2千件。大家知道,PCT专利含金量是比较高的。

  按照现在我们的财务结构,支持TCL科技扩张,包括兼并重组,纵向发展,我相信自身资源是足够的。我们当时做重组的时候也对外说过近期我们不会做定增,这个承诺到去年。新的一年会不会做?我们要看实际情况。如果是有比较大的并购需要比较多的资金,我们可能会考虑。我们改名叫TCL科技集团,没有把它改为TCL华星光电,这个考虑是我们除了半导体显示之外,我们会选择机会开辟新赛道。新赛道也是高科技、重资产、长周期的领域。这样的产业不是一般中小企业能够进来的,它进入门槛比较高,技术门槛很高,投资量很大,都要有规划。

  大企业优势就是在企业长远发展战略、规划和管理方面有优势。 TCL科技重组之后,我们的能力特别适合一个有持续积累能力的业务,要夯实了再往上走。我们会考虑选择开辟一个新赛道。

原文标题:科技新闻一线 对话李东生:重组完成后更名TCL科技,将择机开辟新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kejixinwen/2020/0124/994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