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sberryQueenerry

财经新闻 2020-09-16144未知admin

  包含:本体+预售特典(结婚请柬两张)+随书周边(婚礼一张,一对,塔罗牌一对),其中//塔罗牌可加购

  wb(可手动搜疯叶兔兔啪嗒啪嗒地唱中)zhuan过50,9.21chou一人送本

  插画:鹿土(@岩崎塵);氘(微博@Deu-terum);维他命(@星爆小鱿鱼);艾染;面(@果汁)

  那时他正和自己的同伴在一起。因为追逐一群狂奔的野牛,他们向北走得很远,直到看见河流,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接近划定的狩猎场的北界。人们通常不会向北走这么远:河的另一边就是波尼人的地界了。波尼人和堪萨人是世代的仇敌,而重新为堪萨人划定的狩猎场中恰巧有一部分与波尼人传统的领地重叠,这使得两个部落原本就称不上和平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只有在许多人结队的时候,人们才会在靠近狩猎场边界的地方活动,越过边界则被视作极不明智的行为。他们就是否要继续前进这...

  17/07/2020:可能因为近来一直搞DC,所以留言的都是这边来的朋友,但其实欧美圈我还有地方可以发,真正损失惨重的是全职,其次是零零碎碎写了一点的各个日漫/国产圈子……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但是如果有人想看的话直接留言吧。这条我会一直保留到月底(或者凑够十个人评论),如果没有的话就随缘吧XD我还是很有自信我写过的某些故事绝对会出现在各个应急压缩包里的!

  昨天晚上还在和朋友说我这里依旧奇迹般地没中招,结果后半夜或今天早上还是被转自己可见了一些,万幸没有伤及评论。

  写过的东西全部都有留档,许诺过屏蔽会补,但现在这样的状况一时半会也没法补了。有些故事现在暂时还有地方可放,另一些就比较麻...

  原本很久不好好看书,偶尔看了一本就出来说话是挺丢人的……但这本书看到1/3时候忽然想起大约是六年前(不然就是五年前)发生的、如今看来颇有点意思的事,值得专门一讲XD

  当时,我在读艾柯的《无限的清单》,里面“地名清单”一章里引用了《看不见的城市》中的一段:“对城市,他倚赖口耳相传的描述,有的则根据稀少的迹象来猜测:从带纹的哈里发珍珠猜出格拉纳达;整齐的北方港口是吕贝克;黑檀木和白象牙是丁布克图;无数人每天抓一条面包回家的是巴黎。”别的城市都是我所知道的、并且看到其描述可以会心一笑的,只有“黑檀木和白象牙是丁布克图”,queensberry我既解码不出来这是在说哪里,也并不领会...

  有朋友来跟我聊起最坏的可能性,虽然我觉得一时半会事情不至于此,但……想了想,决定事先说一句。

  如果LFT真的……除了以上三种找到我的方式之外,我可能选择废文/后/C中的一个或者几个来做我新的兔子洞。新帐大概仍旧会使用LFT的这个ID,倘若这个固马已经被使用,那么我会用SY帐的ID。

  又修改了细纲,前半段和上一次更新内容相同(上次更新已转自己可见),后半段是本次更新。再改细纲我是小狗。

  在夜色的下,布鲁斯和哈维悄悄离开了堪萨人在狩猎场的营地。他们牵走了来时骑的两匹马,除了钱、两支枪和一些弹药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带走。

  离开前布鲁斯仔细规划过线,计算好哪里有白人的村庄,哪里能遇见友好的部落,以便他们通过买卖的方式更换马匹,维持度的行进。他们将在提附近换乘火车返回哥谭,整个行程甚至花不了三个星期。唯一的变数是卡尔随时可能追上来,而他已经没有任何底牌可出了。

  哈维将“土地上等待救助的印第安人的故事”放进他的公共。仅仅过了三天,就有一个医生找上门来毛遂自荐。这不是布鲁斯预期中那种“无害”的医生,但有医生总是比没有医生更好。布鲁斯原本希望他们能放弃火车,用更快捷也更辛苦的方式赶,但医生的身体状况不容许。他们最终仍决定搭乘火车离开哥谭。

  阿尔弗雷德站在月台上为他们送行,这教布鲁斯想起1827年他离开哥谭时的场景。不同的是,那一回哈维和阿尔弗雷德一道留在月台,如今哈维却在他的身边,和他一道前往大平原。布鲁斯原本想劝他留下,为第二阶段的竞选做准备,...

  短短四个月中,哥谭发生了许多事。作为都会的布鲁斯韦恩要为好友哈维登特竞选哥谭地区检察官的计划提供支持,“蝙蝠”要协助哥谭解决新发生的连环案和另一些疑难案件。布鲁斯许多年间一直在的、关于韦恩夫妇死亡的也出现了新的线索,queensberry证明这场背后确有一个等候他去探查。所有这些事将他拴在哥谭,无暇抽身离开。

  有时卡尔会来拜访他,但这堪萨人也不能常常离开自己的族人。1830年通过的印第安人迁移法案正在发挥它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东部部落离开它们...

  卡尔花费了一整个冬天试图劝说堪萨部落的人们重新开始狩猎,但他失败了。这失败本身已经足够教人失望,可它还不是所有的事情中间最糟糕的一件。真正使他感到沮丧的是部落里的酋长和武士们,他们无论因为什么理由彼此争斗,在关于狩猎这件事上——或者说,在一切关于卡尔的事务上——所持的立场却惊人地一致。他们依旧怀疑他,他;无论他为他们提供多少帮助,他们看起来似乎都不打算改变自己的立场。

  另一件使他感到沮丧的事情有关布鲁斯。这哥谭人自开春以来就暴躁异常,可无论卡尔怎么询问,他都不肯说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之间的每一次对话几乎都以一方对着另一方大喊大...

  在七月这场争吵之后,布鲁斯和卡尔之间的隔阂奇迹般地消失了。他们依旧没有提起过关于“过去”的话题,但两人之间的交谈不再局限在部落面临的困境上。他们有时会谈论天气,卡尔向布鲁斯说起自己在大平原上看见了什么样的风景,布鲁斯告诉卡尔自己一整天里见到了什么人。他们进行这样的交谈时依旧感到生疏,远没有过去那样亲密无间;但这无论如何也是进步,好过他们偶尔赶上一同坐在餐桌两边时也只能相顾无言。queensberry

  到了秋天的时候,布鲁斯有了访客。那是个卡尔不认识的中年男人,黑头发,蓝眼睛,使卡尔在第一眼看见他时几乎要以为他是布鲁斯与某个女人的儿子。但是这错认并没有持续很...

原文标题:queensberryQueenerry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caijingxinwen/2020/0916/8262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