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故人·烛影摇红

财经新闻 2020-06-30152未知admin

  凌波不过横塘,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版本一)凌波不过横塘,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版本二)——宋代·贺铸《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

  我深感无奈,往日欢愉已烟消云散。清晨起来,我凭栏远眺,不见他的踪迹。一阵东风吹来,我不由悲从中来,泪如潮涌。就这样痴痴凝望。不知不觉已黄昏,海棠花已谢,燕子正归巢。夕阳下,庭院更显凄清寂寞。

  凌波不过横塘,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后来汤显祖《牡丹亭》烛影摇红,意趣盎然引人遐想。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更深夜阑之际,女主人公宿酒初醒,神思慵怠?

  夜阑人静,我从沉醉中醒来,独自对着微微摇动的烛光,黯然神伤。我不禁回忆昨夜在送别的酒席上,我为他唱起的《阳关三叠》。而现在,他已离我远去,让我的离愁别恨他直到天涯。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淡烟流水画屏幽。——宋代·秦观《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凌波不过横塘,但目送、芳尘去。(版本二)首四句写女主人公深夜酒醒时的情景。

  “长”字状静定空气中之麝烟,似目前:“摇”字形容微风中之烛光,亦分明可睹。“向夜阑”,是说临近天晓。按照常例,抒情词的主人公往往是词人自己,可是在唐宋中也有很多事代言体。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卷三说:“向,犹临也。“烛影摇红”,写的是夜间洞深处的静态:当时夜阑人静,万籁俱寂,女主人公刚刚酒醒,睁开惺忪的醉眼看看室内,只觉得空荡荡的、静悄悄的,唯有一枝孤零零的蜡烛摇着红色的。这首词中便是词人王诜以一个女子的角度写对故人的忆念。自在飞花轻似梦,丝雨细如愁。为了使演唱逼真,所以在词中不少词人往往以女性的角度去写景、状物、抒情。

  王诜[shēn](约1048年—约1104年),字晋卿,太原府(今山西太原)人,后迁汴京(今河南开封),北宋画家、书法家、词人。熙宁二年(1069年)娶英女蜀国大长公主,拜左卫将军、驸马都尉。元丰二年,因受苏轼贬官。元祐元年(1086)复登州刺史、驸马都尉。擅画山水,学王维、李成,喜作烟江云山、寒林幽谷,水墨清润明洁,青绿设色高古绝俗。亦能书,善属文。其词语言清丽,情致缠绵,音调谐美。存世作品有《渔村小雪图》《烟江叠嶂图》《溪山秋霁图》等。► 24篇诗文

  宋词为应而作,而者多为女性。”“夜阑”,是说夜将残尽。着唐圭璋等著 .《唐宋词鉴赏辞典》(唐·五代·北宋卷).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8年版(2010年5月重印):第571-573页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锦瑟华年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宝帘闲挂小银钩。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版本一)

  忆故人:词牌名。王词原为小令,或名《忆故人》。五十字,前片二仄韵,后片三仄韵。周作演为慢曲,《梦窗词集》入“大石调”。九十六字,前后片各五仄韵。后为“烛影摇红”。

  王诜[shēn](约1048年—约1104年),字晋卿,太原府(今山西太原)人,后迁汴京(今河南开封),北宋画家、书法家、词人。熙宁二年(1069年)娶英女蜀国大长公主,拜左卫将军、驸马都尉。元丰二年,因受苏轼贬官。元祐元年(1086)复登州刺史、驸马都尉。擅画山水,学王维、李成,喜作烟江云山、寒林幽谷,水墨清润明洁,青绿设色高古绝俗。亦能书,善属文。其词语言清丽,情致缠绵,音调谐美。存世作品有《渔村小雪图》《烟江叠嶂图》《溪山秋霁图》等。

  这首《忆故人》词意与调名相仿佛,为代言体形式,写的是一个痴情女子对故人的忆念。全词深情谴绻,感人至深。

原文标题:忆故人·烛影摇红 网址:http://www.ajourneywelltaken.com/caijingxinwen/2020/0630/6781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甜言蜜语新闻网 www.ajourneywelltaken.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